首页 > 民间传说 > 孝顺奖

孝顺奖

浏览: 作者:佚名 时间:2018-6-14
  尧柏村东头,王家老大志远的媳妇玲巧和婆婆为了一床棉被闹得不可开交。玲巧说婆婆趁她今天回娘家,把她一床薄棉被里的好棉絮换成了破棉絮。老人气得赌咒发誓说:“我都没进过你的房间,咋会换了你的棉絮,你咋好意思说出这种不讲理的话?”这可惹恼了玲巧,玲巧嚷着:“谁不讲理了?谁不讲理了!”扑上去把老人猛推一把,老人被推了个仰面朝天,气得痛哭流涕。众邻居都起来相劝,老人双手捂着头,向众人哭诉。玲巧抢过话头说:“我玲巧也是饭馍吃大的,我娘家也上有老下有小,还会诬陷你不成?再怎么我也是你的儿媳妇,年轻轻的,你让我以后咋活哩……”说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哭又闹。
  王家老二志宏在海军服役五年,今天刚复员回来,心急火燎,恨不得一步跨进家门。一回家却发现院子里挤满了人,母亲被邻居搀扶着,气得直发抖,嫂子躺在地上,一边哭喊一边打滚,不用问,准是婆媳俩发生了矛盾。娘见儿子回来了,擦了一把眼泪,就去给儿子做饭。玲巧见小叔子突然回来了,也有点不好意思,赶忙从地上爬起来,给志宏打来了洗脸水。志宏刚到家不明原因,哥哥又不在,不好细问。等哥哥回来后,他悄悄问:“哥,爸不在了,咱妈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嫂子为了啥事要跟她吵,还惹来那么多邻居?”志远摇了摇头:“唉,清官难断家务事啊。你回来了就好,过几天咱再唠吧!”
  晚上母亲早早就睡下了,志宏就去看望村里的一个本家伯父,想了解一下母亲和嫂子的矛盾。伯父叹了口气说:“近几年村里有一股坏风气,年轻人都想过自己的小日子,觉得老人是个拖累,逼着老人分家,动不动就吵吵闹闹。你家也是这种情况。”
  “咋就没人管一管?”
  “咋管?村上根本管不了。就说村西头的振宝家,振宝妈死得早,振宝爹既当爹又当妈,省吃俭用把儿子拉扯大,落了一身病。振宝两口子不但不好好照管老人,反倒说:‘国家整天都在想方设法为农民减轻负担哩!你咋就不为我们也减减负,还把我们拖累到啥时候去?’老人说:‘你们现在日子好过了,我过去那叫啥日子?把振宝拉扯大多难呀!有一口能吃的都让振宝吃了……’振宝说:‘爸,这些话你就别再提了,你养我和我们现在养儿子一样,那叫责任,也叫义务,谈不上功劳,以后就别再表功了,没啥意思!’你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从大伯家回来,志宏整夜难以入睡。最后他决定联系几个战友,带着母亲到南方去闯天下,一旦事业有成,一定尽最大努力,协助地方政府彻底扭转家乡这种不良风气。谁知母亲却忽然染病,志宏带着母亲多方寻医问药未果,半年后老人就去了。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志宏对兄嫂说:“我明天就去南方打工,家里的钱我分文不要,房子、承包地也都归你们,只拜托兄嫂一件事,每年清明节替我在母亲坟前烧几张纸。”玲巧心里正愁志宏要分家产哩,听他这么一说,强压住心里的喜悦说:“你看这叫啥事?要走也不早说一声,我也好给你准备些吃的、用的呀!”
  第二天清早,志宏就南下去了深圳。
  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在军营里练就的顽强意志,再加上几位战友帮助,志宏很快在深圳站稳了脚跟。十年间他建了一家企业,积累了上千万资产。事业有成后,志宏结了婚,在深圳安了家。但他时刻没有忘记家乡,没有忘记自己心里的愿望。这年秋天,他把公司的业务交代给助手和妻子,孤身一人回了家乡。
  他没有先回村里,而是直接去找县、乡两级有关领导,表达了自己的心愿和想法。他说:“我计划出资十万元,在村组两级设立一项‘孝顺奖’,专门奖励那些真正孝敬老人、瞻养老人的好媳妇和好儿子。奖励由村、组召开村民大会颁发,每年评选一次。我本人不出面,不参与,不到会,这十万元资金由村委会统一管理。至于后续资金来源,我视情况再决定是否继续投入。”刘县长考虑了一下说:“我认为可以,难得志宏对家乡的一片真情!”马乡长点点头说:“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负责让村里指派专人管理,保证做到专款专用。”刘县长对志宏说:“尊老敬老,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美德。可是现在不孝敬老人,甚至不瞻养老人的现象,已经成了一个社会问题,在我县各乡镇都不同程度地有所表现,你们尧柏村尤为严重。志宏,你能做到这一步,对我们的工作也是一种鞭策,我要代表县乡两级政府向你表示感谢啊!”刘县长紧紧握住了志宏的手,接着说,“至于你所说的不出面、不参与,不到会,我尊重你个人的意见,但在最后的颁奖会上,有必要让群众知道这个‘孝顺奖’的发起人和奖金的来源。另外,我们各级财政今后也会拿出一部分资金,再筹集一部分社会资金,抓好养老机构建设和改革。”志宏连声说:“谢谢!谢谢领导的支持!”刘县长忙说:“志宏,你致富不忘桑梓,让我们这些当领导的很惭愧啊!”
  晚上回家,志宏没有让县里送他的车进村,独自走回了家。一进门嫂子就张罗着要去给他做饭,志宏忙说:“下午在县上办事,饭已经吃过了。”嫂子就说:“你回来咋不把弟妹带上,我们妯娌也好见个面。”“公司太忙,我回来她就更走不开了。”志宏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妻子带给兄嫂和侄儿的礼物,又给了侄儿一千元零用钱。因怕节外生枝,他并没有告诉兄嫂他这次回来的真正原因。第二天他就回了深圳。
  不久,全县展开了“孝顺奖”的宣传工作。马乡长专门在尧柏村召开了全体村民大会,宣布了评奖的具体要求和奖励办法:“孝顺奖”每年评选一次,采取无记名投票的方法,各组先分别推选出一名“好媳妇”和一名“好儿子”,奖励五千元;再由全村召开大会从各组推举的人选中评出最后的获奖人,奖励一万元。一时间孝顺奖成了全村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玲巧感慨地对志远说:“可惜咱家也没个老的,捞不着这一万块了。你妈真是的,死都不会拣个好时候!”
  十二月十五日,村小学的操场上搭起了一个临时颁奖台,“孝顺奖”的最终评选要开始了。还不到开会时间,会场上已站满了人,很多外村外乡的人也闻讯赶来。会场上彩旗招展,锣鼓喧天,县电视台也早已架好了摄像机。
  十点整,大会开始了。首先由乡党委魏书记宣布各组候选人名单,魏书记走到台前高声说:“第一组候选人,好媳妇程爱月、好儿子张东林;第二组候选人,好媳妇王腊梅、好儿子李忠太;第三组候选人是张喜年和梁爱珍夫妇,分别获得好儿子和好媳妇提名!”会场上立即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马乡长接着宣布:“下面由各组组长分别介绍候选人事迹。”台下尧柏村的群众纷纷说:“不用介绍了,都是一村人,知根知底的,谁不了解谁家!我们心里都有一杆秤,清楚着哩。”主席台上的刘县长点点头说:“好,那就按群众意愿办。”马乡长一挥手,说:“最终评选现在开始!分发选票。”尧柏村的村民们拿到了选票,都低头填写起来。
  选举结果很快出来了,张喜年和梁爱珍夫妇以绝对优势,双双当选尧柏村第一届“好儿子”和“好媳妇”。全村人都为他们热烈鼓掌。刘县长微笑着问大家:“今天咱们这个会开得值不值?”“值!”台下高声回答。“今天的选举公正不公正?”“公正!”“对当选人大家满意不满意?”“满意!”刘县长接着说:“张喜年夫妇的事迹,大家比我更清楚,喜年十八岁那年母亲病故,他父亲续娶了姜素芹,还给喜年带来个痴呆弟弟万年。喜年刚结婚不久,父亲得绝症去世,姜素芹老人因难以承受打击,中风导致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喜年夫妻俩毫无怨言,每天端汤喂药、端屎倒尿、洗澡翻身,还要照看傻弟弟。这一侍候就是十七年,十七年老人连褥疮都没有长过,不容易呀!今天,老人和傻弟弟都还健在。喜年夫妻俩的这份孝心,实在太可贵了!”刘县长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接着说,“今天我就不批评那些不孝敬老人的人了,可你们扪心自问,你们的行为对吗?最后,我要向大家公布:今天颁发的这个‘孝顺奖’,发起人和赞助人,就是咱们尧柏村一组的青年企业家王志宏先生!他因为忙于工作没有到会,但是在这里我要代表县、乡、村各级领导和广大村民,向他表示感谢!”
  会场又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马乡长大声说:“现在,请得奖者上台领奖。”可台下却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儿,当选“好儿子”的张喜年站了起来,可他却没有上台,而是站在人群里说:“我讲几句话行吗?”“当然可以,你说吧。”马乡长说。
  “我们两口子商量了,这奖金,我们不能要。大家想想,我们孝敬自己的父母,这是晚辈天经地义的责任,反过来却要志宏拿钱奖励我们,我们怎么能接受呢?要说爱心,人家志宏这才叫真爱,叫大爱!我们夫妻俩愿意把全部奖金捐赠给村里的孤寡老人。”“喜年说得对,我们都不要了,拿人家志宏的钱,我们良心不安!”各组的获奖人也都纷纷表态。刘县长说:“大家说得好,只要我们真正做到尊老敬老,构建和谐社会,就是对志宏最大的回报。”
  “我也说两句行吗?”志宏的嫂子玲巧忽然站起来说。马乡长微微迟疑了一下说:“行,你说吧。”
  “我跟志远两口子过去对老人不好,觉得老人是个累赘,特别是我自己,常跟老人过不去。但志宏兄弟从来没责备过我,今天在这个会上志宏用实际行动教育了我,使我俩深感羞愧不安。在这儿,我俩向大家保证,今后一定要活出个人样来,给孩子做个好榜样!”
  后来,乡政府用大家捐献的奖金,把村里的几个贫困、孤寡老人都安排住进了乡敬老院。全县各村、组都相继成立了“帮老敬老工作小组”,风气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尧柏村成了全县尊老、敬老先进村。至于“孝顺奖”,只办了那一年,因为获奖人都不愿领取奖金,最后改为只发“好儿子”、“好媳妇”和“和谐家庭”的奖牌。志宏的捐资全部转赠给了县里的敬老事业。
  尧柏村东头,王家老大志远的媳妇玲巧和婆婆为了一床棉被闹得不可开交。玲巧说婆婆趁她今天回娘家,把她一床薄棉被里的好棉絮换成了破棉絮。老人气得赌咒发誓说:“我都没进过你的房间,咋会换了你的棉絮,你咋好意思说出这种不讲理的话?”这可惹恼了玲巧,玲巧嚷着:“谁不讲理了?谁不讲理了!”扑上去把老人猛推一把,老人被推了个仰面朝天,气得痛哭流涕。众邻居都起来相劝,老人双手捂着头,向众人哭诉。玲巧抢过话头说:“我玲巧也是饭馍吃大的,我娘家也上有老下有小,还会诬陷你不成?再怎么我也是你的儿媳妇,年轻轻的,你让我以后咋活哩……”说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哭又闹。
  王家老二志宏在海军服役五年,今天刚复员回来,心急火燎,恨不得一步跨进家门。一回家却发现院子里挤满了人,母亲被邻居搀扶着,气得直发抖,嫂子躺在地上,一边哭喊一边打滚,不用问,准是婆媳俩发生了矛盾。娘见儿子回来了,擦了一把眼泪,就去给儿子做饭。玲巧见小叔子突然回来了,也有点不好意思,赶忙从地上爬起来,给志宏打来了洗脸水。志宏刚到家不明原因,哥哥又不在,不好细问。等哥哥回来后,他悄悄问:“哥,爸不在了,咱妈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嫂子为了啥事要跟她吵,还惹来那么多邻居?”志远摇了摇头:“唉,清官难断家务事啊。你回来了就好,过几天咱再唠吧!”
  晚上母亲早早就睡下了,志宏就去看望村里的一个本家伯父,想了解一下母亲和嫂子的矛盾。伯父叹了口气说:“近几年村里有一股坏风气,年轻人都想过自己的小日子,觉得老人是个拖累,逼着老人分家,动不动就吵吵闹闹。你家也是这种情况。”
  “咋就没人管一管?”
  “咋管?村上根本管不了。就说村西头的振宝家,振宝妈死得早,振宝爹既当爹又当妈,省吃俭用把儿子拉扯大,落了一身病。振宝两口子不但不好好照管老人,反倒说:‘国家整天都在想方设法为农民减轻负担哩!你咋就不为我们也减减负,还把我们拖累到啥时候去?’老人说:‘你们现在日子好过了,我过去那叫啥日子?把振宝拉扯大多难呀!有一口能吃的都让振宝吃了……’振宝说:‘爸,这些话你就别再提了,你养我和我们现在养儿子一样,那叫责任,也叫义务,谈不上功劳,以后就别再表功了,没啥意思!’你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从大伯家回来,志宏整夜难以入睡。最后他决定联系几个战友,带着母亲到南方去闯天下,一旦事业有成,一定尽最大努力,协助地方政府彻底扭转家乡这种不良风气。谁知母亲却忽然染病,志宏带着母亲多方寻医问药未果,半年后老人就去了。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志宏对兄嫂说:“我明天就去南方打工,家里的钱我分文不要,房子、承包地也都归你们,只拜托兄嫂一件事,每年清明节替我在母亲坟前烧几张纸。”玲巧心里正愁志宏要分家产哩,听他这么一说,强压住心里的喜悦说:“你看这叫啥事?要走也不早说一声,我也好给你准备些吃的、用的呀!”
  第二天清早,志宏就南下去了深圳。
  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在军营里练就的顽强意志,再加上几位战友帮助,志宏很快在深圳站稳了脚跟。十年间他建了一家企业,积累了上千万资产。事业有成后,志宏结了婚,在深圳安了家。但他时刻没有忘记家乡,没有忘记自己心里的愿望。这年秋天,他把公司的业务交代给助手和妻子,孤身一人回了家乡。
  他没有先回村里,而是直接去找县、乡两级有关领导,表达了自己的心愿和想法。他说:“我计划出资十万元,在村组两级设立一项‘孝顺奖’,专门奖励那些真正孝敬老人、瞻养老人的好媳妇和好儿子。奖励由村、组召开村民大会颁发,每年评选一次。我本人不出面,不参与,不到会,这十万元资金由村委会统一管理。至于后续资金来源,我视情况再决定是否继续投入。”刘县长考虑了一下说:“我认为可以,难得志宏对家乡的一片真情!”马乡长点点头说:“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负责让村里指派专人管理,保证做到专款专用。”刘县长对志宏说:“尊老敬老,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美德。可是现在不孝敬老人,甚至不瞻养老人的现象,已经成了一个社会问题,在我县各乡镇都不同程度地有所表现,你们尧柏村尤为严重。志宏,你能做到这一步,对我们的工作也是一种鞭策,我要代表县乡两级政府向你表示感谢啊!”刘县长紧紧握住了志宏的手,接着说,“至于你所说的不出面、不参与,不到会,我尊重你个人的意见,但在最后的颁奖会上,有必要让群众知道这个‘孝顺奖’的发起人和奖金的来源。另外,我们各级财政今后也会拿出一部分资金,再筹集一部分社会资金,抓好养老机构建设和改革。”志宏连声说:“谢谢!谢谢领导的支持!”刘县长忙说:“志宏,你致富不忘桑梓,让我们这些当领导的很惭愧啊!”
  晚上回家,志宏没有让县里送他的车进村,独自走回了家。一进门嫂子就张罗着要去给他做饭,志宏忙说:“下午在县上办事,饭已经吃过了。”嫂子就说:“你回来咋不把弟妹带上,我们妯娌也好见个面。”“公司太忙,我回来她就更走不开了。”志宏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妻子带给兄嫂和侄儿的礼物,又给了侄儿一千元零用钱。因怕节外生枝,他并没有告诉兄嫂他这次回来的真正原因。第二天他就回了深圳。
  不久,全县展开了“孝顺奖”的宣传工作。马乡长专门在尧柏村召开了全体村民大会,宣布了评奖的具体要求和奖励办法:“孝顺奖”每年评选一次,采取无记名投票的方法,各组先分别推选出一名“好媳妇”和一名“好儿子”,奖励五千元;再由全村召开大会从各组推举的人选中评出最后的获奖人,奖励一万元。一时间孝顺奖成了全村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玲巧感慨地对志远说:“可惜咱家也没个老的,捞不着这一万块了。你妈真是的,死都不会拣个好时候!”
  十二月十五日,村小学的操场上搭起了一个临时颁奖台,“孝顺奖”的最终评选要开始了。还不到开会时间,会场上已站满了人,很多外村外乡的人也闻讯赶来。会场上彩旗招展,锣鼓喧天,县电视台也早已架好了摄像机。
  十点整,大会开始了。首先由乡党委魏书记宣布各组候选人名单,魏书记走到台前高声说:“第一组候选人,好媳妇程爱月、好儿子张东林;第二组候选人,好媳妇王腊梅、好儿子李忠太;第三组候选人是张喜年和梁爱珍夫妇,分别获得好儿子和好媳妇提名!”会场上立即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马乡长接着宣布:“下面由各组组长分别介绍候选人事迹。”台下尧柏村的群众纷纷说:“不用介绍了,都是一村人,知根知底的,谁不了解谁家!我们心里都有一杆秤,清楚着哩。”主席台上的刘县长点点头说:“好,那就按群众意愿办。”马乡长一挥手,说:“最终评选现在开始!分发选票。”尧柏村的村民们拿到了选票,都低头填写起来。
  选举结果很快出来了,张喜年和梁爱珍夫妇以绝对优势,双双当选尧柏村第一届“好儿子”和“好媳妇”。全村人都为他们热烈鼓掌。刘县长微笑着问大家:“今天咱们这个会开得值不值?”“值!”台下高声回答。“今天的选举公正不公正?”“公正!”“对当选人大家满意不满意?”“满意!”刘县长接着说:“张喜年夫妇的事迹,大家比我更清楚,喜年十八岁那年母亲病故,他父亲续娶了姜素芹,还给喜年带来个痴呆弟弟万年。喜年刚结婚不久,父亲得绝症去世,姜素芹老人因难以承受打击,中风导致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喜年夫妻俩毫无怨言,每天端汤喂药、端屎倒尿、洗澡翻身,还要照看傻弟弟。这一侍候就是十七年,十七年老人连褥疮都没有长过,不容易呀!今天,老人和傻弟弟都还健在。喜年夫妻俩的这份孝心,实在太可贵了!”刘县长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接着说,“今天我就不批评那些不孝敬老人的人了,可你们扪心自问,你们的行为对吗?最后,我要向大家公布:今天颁发的这个‘孝顺奖’,发起人和赞助人,就是咱们尧柏村一组的青年企业家王志宏先生!他因为忙于工作没有到会,但是在这里我要代表县、乡、村各级领导和广大村民,向他表示感谢!”
  会场又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马乡长大声说:“现在,请得奖者上台领奖。”可台下却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儿,当选“好儿子”的张喜年站了起来,可他却没有上台,而是站在人群里说:“我讲几句话行吗?”“当然可以,你说吧。”马乡长说。
  “我们两口子商量了,这奖金,我们不能要。大家想想,我们孝敬自己的父母,这是晚辈天经地义的责任,反过来却要志宏拿钱奖励我们,我们怎么能接受呢?要说爱心,人家志宏这才叫真爱,叫大爱!我们夫妻俩愿意把全部奖金捐赠给村里的孤寡老人。”“喜年说得对,我们都不要了,拿人家志宏的钱,我们良心不安!”各组的获奖人也都纷纷表态。刘县长说:“大家说得好,只要我们真正做到尊老敬老,构建和谐社会,就是对志宏最大的回报。”
  “我也说两句行吗?”志宏的嫂子玲巧忽然站起来说。马乡长微微迟疑了一下说:“行,你说吧。”
  “我跟志远两口子过去对老人不好,觉得老人是个累赘,特别是我自己,常跟老人过不去。但志宏兄弟从来没责备过我,今天在这个会上志宏用实际行动教育了我,使我俩深感羞愧不安。在这儿,我俩向大家保证,今后一定要活出个人样来,给孩子做个好榜样!”
  后来,乡政府用大家捐献的奖金,把村里的几个贫困、孤寡老人都安排住进了乡敬老院。全县各村、组都相继成立了“帮老敬老工作小组”,风气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尧柏村成了全县尊老、敬老先进村。至于“孝顺奖”,只办了那一年,因为获奖人都不愿领取奖金,最后改为只发“好儿子”、“好媳妇”和“和谐家庭”的奖牌。志宏的捐资全部转赠给了县里的敬老事业。
  “步氏老布鞋”是一家百年老店,店里的每一双布鞋都是根据顾客要求专门设计,纯手工制作,仅此一双。数百年前,这家店是专门供应宫廷皇室的。如今,步氏老布鞋价格自然不菲,从几百元到几千元,甚至上万元不等。店老板叫步佳宁,二十六岁。别看她年纪轻,但做生意有一套,不然父母也不敢把店交给她。
  这天店里来了个客人,在一双鞋前看了很久。他看的可不是普通的鞋,是一双叫“凤凰朝日”的鞋,是“步氏老布鞋”的镇店之宝,步家祖上传下来的。据说本来是宫廷订制,不料想皇上被冯玉祥赶出紫禁城,鞋子就没能呈上去。这布鞋,鞋底用了上千层软缎,两只鞋面上以金丝银线和孔雀羽毛为原料织就了两只凤凰。更特别的是,整双鞋仅重二两四钱,用料加上做工,可谓价值连城。
  客人多看两眼“凤凰朝日”是正常的,不看才令人奇怪呢。但一看就是小半天的,还真是少见。店员心里犯嘀咕,就把这事告诉了步佳宁。这阵子步佳宁正为店面连锁加盟的事忙得不可开交,回到家后就埋怨父母不多生几个兄弟姐妹帮她。
  事情就出在这天晚上,十一点多钟她刚睡下,店里的保安小郭就打来电话说,“凤凰朝日”不见了!
  步佳宁火急火燎地来到店里,小郭向她简短地描述了情况。十一点的时候保安巡视过一次,鞋子完好无损地摆在玻璃橱窗里,但几分钟后突然停电了,来电后再看橱窗,鞋子已经不翼而飞。
  步佳宁赶紧调出监控视频,这一看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只见十一点零二分的时候,鞋子竟然像幽灵一样从无顶的玻璃罩橱窗里飞了出去!
  几个女店员吓得面无血色,议论纷纷。“有鬼啊!会不会鬼穿着鞋子出去了。”
  “这双鞋有上百年历史了,里面住着什么鬼神也说不定,鬼魂显灵了?”
  “都别胡说了!”步佳宁吼了一声,“这世上哪有什么鬼,肯定是人耍的鬼把戏。等天一亮就报警!”
  这一夜步佳宁留在了店里,凌晨她刚睡过去,就听见有人喊:“老板,鞋子回来了!”
  真见鬼了,鞋子真的完好无损地躺在橱窗里。
  这么多人守在这里,要不是闹鬼,鞋子是怎么回来的?
  店员小夏的舌头直打转:“老、老板,你摸……摸摸,鞋子好……好像被穿过了……”
  步佳宁拿起鞋子,果然被穿过了,还带着体温。
  “这肯定是人干的,如果是鬼穿的,怎么会热乎乎的?不都说鬼是没有体温的吗?”
  店里闹鬼的事一旦传出去,对生意会有极大的影响。步佳宁决定不报警了,并嘱咐店员一定要守口如瓶。可是,第二天夜里十一点多的时候又停电了!她赶紧跑到橱窗那里,鞋子擦着她的脸飞了出去。
  一瞬间她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难道世上真有鬼神存在?
  她打开监控视频,一遍遍放大图像,里面黑乎乎的,借着微弱的光能看见鞋子的轮廓。她又爬到靠近天花板的那扇窗子上,窗子一共有四格,看着看着,她突然看出了不同之处——其中一格的玻璃特别干净,其他三格都蒙了一层灰尘!
  玻璃被人换过!
  果然,其他三格的玻璃都是内嵌在窗棂里,而这一格的玻璃是从外面用一种特殊的胶粘到了窗棂上,从里面推或者从外面用力吸,玻璃就会被拿掉。步佳宁不动声色地把窗玻璃安好,她倒要看看这个贼还会耍什么手段。
  天亮了,直到开门营业,鞋子依然不见踪影,倒是隔壁的足疗店里传出一阵阵哭声。
  这是步佳宁头一次走进足疗店。门开着,厅堂正中间摆放着一具蒙着白布的遗体,旁边跪着几个穿孝衣的人,正悲悲切切地哭着。步佳宁看着其中一个年轻人有些眼熟,这不就是那天在店里看“凤凰朝日”鞋的人吗?
  步佳宁心思极快,也不管犯不犯忌讳,伸手就将盖在遗体上的白布单掀开。旁边的人连声斥责,步佳宁赶紧盖上布单,但她已经看清了死者脚上穿的只是普通的寿鞋。
  死者的亲属对她怒目以视,看来今天不给个说法是走不出去了。她暗暗责怪自己太鲁莽了。
  她正左右为难,就听见那个曾经到过鞋店里去的年轻人说道:“步老板,我知道你来干什么。走吧,咱们里边谈。”
  “凤凰朝日”丢失的事情除了她自家店里的人,对外可是严格保密的。他竟然知道自己来做什么,莫非,他就是偷鞋的人?想到这里,步佳宁跟他来到里间。年轻人将桌上一只精致的盒子递给她,步佳宁打开一看,盒里装的正是“凤凰朝日”。
  “步……步老板,听我慢慢跟你解释。”年轻人低头搓着手,说话也磕磕巴巴起来。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人赃俱获。告诉你,这可不是普通的鞋,要是残了破了受到什么损失,我管保你不光坐牢,还要赔个倾家荡产!”步佳宁越说越气,怒目圆瞪。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年轻人竟然流泪了。他这副模样倒把步佳宁吓了一跳,有理讲理,有话说话,一把鼻涕一把泪这闹的是哪出啊?
  原来,年轻人的本名叫爱新觉罗·正贤,本是皇室后裔,现在改汉名叫金正贤,他的母亲最近被查出患了重病。了解到脚部反射疗法对母亲的病有帮助,金正贤专门学习了足疗法,并且开了这家足疗店。他给母亲买了一双步氏老布鞋,母亲穿后赞不绝口。她亲自到步氏鞋店,结果发现了“凤凰朝日”。这双鞋子唤起了她久远的记忆,她母亲曾经给她订做过一双类似的鞋,可惜在动荡的岁月里不幸丢失了。
  金正贤几次上门去买这双鞋,结果被告知鞋子是不卖的。十天前,母亲的病情加重了,昏迷时喊出了“凤凰朝日”这四个字,金正贤下决心不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满足母亲临终前的愿望。他去了步氏鞋店几次,先观察好地形,算准方位,然后对邻街的窗子动了手脚。半夜的时候,他先断电,又用一个很大的吸盘将玻璃吸下来,把长长的钩子伸进去,偷走鞋子后再把玻璃安上。
  第一次成功后的当天晚上,母亲醒来看到鞋子不禁喜极而泣。凌晨的时候,老人家又陷入了昏迷,医生说怕是再也醒不过来了。于是金正贤又依前法将鞋子送回。没想到第二天晚上,老人再次醒了过来,醒来就找鞋子,不得已,金正贤只好又偷了一次。他估计这次要被发现,但顾不上这么多了。
  “现在,母亲她老人家已经去了,她是笑着走的。现在我当面向您赔罪,您是打是罚我都认了。”金正贤说完垂首站在步佳宁跟前,等着她发落。
  步佳宁仍有些半信半疑:“我的店里白天晚上都有人在,你是怎么对玻璃动手脚的?”
  “这……你店里的保安小郭是我的老乡,我请他帮了忙……都是我的错,你千万不要怪他!”金正贤有些着急地说。
  步佳宁微微一笑:“我会体谅你一片孝心,放心吧。”与其说她被他的故事打动了,不如说她开始深刻地反省自己。鞋子是穿在人脚上的,不是为了摆在橱窗里的。她将步氏老布鞋的价格下调三分之一,让更多的人穿得起步氏的鞋。几个原来担心价格太高的商家,现在都主动上门要求加盟了。
  为了感谢步佳宁,金正贤专门为她做了一次足疗。他熟练地按摩着各个穴位,步佳宁觉得劳累了一天,现在这样按一按果真舒服多了。然后,金正贤将一份材料递给了步佳宁,真诚地说:“这是我做的一份营销渠道拓展项目策划书,听说你正在做步氏布鞋的全面连锁加盟,希望可以帮上你的忙。”
  哎呀!步佳宁惊呼一声,她正在考虑这个问题,没想到金正贤帮她把这个专业难题给解决了。她看看金正贤,人老实、孝顺、有才华,长得也相貌堂堂,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在她身边,那该多好呀。
  杨梅自从知道要替哥换亲,就郁郁寡欢。以泪洗面,眼睛哭得胀胀的。娘也抹泪说:“妮,要怪就怪咱穷吧!”杨梅就哭出声来。难道穷人连爱情都不配有了吗?杨梅是读过书的,虽不多。但也知道一些道理的。她知道换亲是一种陋习。但她没想到这荒唐的不幸会悲凉地降临到自己身上。她说:“娘,我不依!”
  爹在屋里就咆哮起来:“凡事都由着你的性子?你想做娘娘,你有那个命吗?”杨梅就哑了。杨梅不敢顶撞爹。爹有哮喘病,喘的拉风箱似的。喘得脸蜡黄蜡黄的,浑身绵软无力。但脾气异常暴烈,骂起人来直骂到上气不接下气,甚至口吐白沫为止。杨梅很怕,娘也很怕。
  杨梅只敢小声饮泣,哭了很久很久,很痛很痛。仍没有让父亲改变主意。杨梅就求娘说:“娘,让我出去打工,替哥买个媳妇吧!”娘叹口气:“南蛮子蛮得很,好难缠哩。过着过着,就过没影了。人财两空的人家多着呢!”
  杨梅就瞟一眼哥,她恨哥。家是被他相亲相穷的。哥长的虎虎势势,高大健康的俊模样。看外表,谁见了都满意。就是不能开口说话,一说话就成了二百五。哥相了好几次亲,每个姑娘都平头整脸的看的过去。人家一看哥长相就愿意。也开始了时送时礼,节送节仪。娘每次都千叮嘱万吩咐,让他去人家少说话。但他每次是别人问什么答什么,不问什么他反过来问人家什么。婚事退了一桩又一桩,一直退到了他二十九岁了。爹娘还是想着他延续香火,开始打换亲的主意。杨梅就跟着遭了殃。
  娘和婶娘一天三遍逼杨梅决定。杨梅就哭,哭的万般无奈了。就说:“哥,呆头呆脑的,不能结婚。以后生个小呆子,辈辈呆!”婶娘听的心里舒服,其实她早就在暗地里笑话起来了。爹娘却狠狠地要撕她的嘴。杨梅就觉的这日子没法过。自己还是不是娘亲生的?她觉的太苦涩太没有天理了。书上说,爱情是两厢情愿两情相悦的事。为什么偏要我承受这陋习酿成的苦果?而且还视我的委屈痛苦不顾!
  杨梅想到了逃。对,我逃!逃的销声匿迹。你们忍心我柔肠百转,含泪泣血屈死也不怜悯。我为什么不能心硬?杨梅不再哭闹。没事人似的洗脸吃饭。对爹娘温和多了,情绪也好了。娘还来问她换亲决定。杨梅说“娘,我要穿新衣才能去见人,我自己买新衣去啊!”爹娘听了很欣慰都舒了口气。给杨梅200块,杨梅没买衣服,却买了去杭州的车票。她要去找在杭州做裁缝的同学。
  坐了一夜的大客才到杭州。站在车站看着人潮汹涌发窘。才想起该给同学打电话,却发现自己忘抄号码。悔的肠子都绿了,忍不住落泪。但还是给村干部家打个电话,转告娘她走了。她怕家里翻天。杨梅茫然失措。回家是不可能的,钱不够返程票。再说她也不想回去。杨梅在天桥上徘徊。天桥上有几个乞丐朝她磕头。杨梅很诧异心里很凉。我是皇帝吗?有人跟我磕头?真可怜!杨梅初出家门不知道江湖险恶。就给了一个小乞丐五块钱。这一给不要紧,立刻就冲出来五六个小乞丐伸着手向她要。杨梅怕了,想跑。但被几个孩子抱住腿不放。只好咬牙掏出二十块给他们去分。天桥上很多行人嘻嘻哈哈看着热闹,却没人知道杨梅已饿一天了。杨梅也不知道这些乞丐跪大街的收入一月好几千。小乞丐会用她的钱去买烧鸡。
  天渐渐黑了,杨梅在街上飘了一天。城市不是农村。城市的夜里也没有太阳,但城市的夜晚是灯火通明的不夜城。杨梅想起城市里有拐卖人口的事。就意识到自己在大街上转悠太危险。口袋里只有四十一块,不知明天怎么办。她舍不得掏最后的救命钱了。杨梅就到了一个建筑工地。那一层一层全是刚砌好的楼框框。透着潮湿和呛人的水泥味。杨梅找了纸箱硬壳铺下,提心吊胆地熬了一夜,竟然没有人知道。接下来的几夜,杨梅都是在那过的。
  杨梅初出家门,没有经验又不会什么手艺、再加上语言不通。杨梅一直五天没找到事做。就在第六天的晚上,工地上有人发现她了。带工的人姓粮,是个善良结实的闽南人。普普通通的人却说不了普通话。一笑露出满口白牙,很是和蔼。他不问杨梅的任何情况,但他知道她落魄很需要帮助。他只是让杨梅不要睡太潮湿的地方去,那样会患关节炎。杨梅心里领情,但低头不理。姓粮的就回工棚叫人送些吃的给她。杨梅狼吞虎咽吃完所有的饭,就是不开口说话。来个女人让杨梅随她去工棚睡,杨梅不去。还是怕上当被拐卖,坐原地不动。姓梁的和那女人只好摇头走了。
  杨梅却再也不敢在原来的框框里睡了,她害怕工地的男人是狼。杨梅大着胆子爬上七八米高的架子上,上面好象是间屋而且开着门。她卷缩着爬进去。睡到半夜,有人蹬蹬蹬蹬摇梯上攀。杨梅屏着气惊恐到了极点。当那人进门的那一刹那。杨梅大吼“谁”就听“啊”的一声惨叫,那人顺梯坠地。接下来工棚一阵嘈杂混乱,很多人朝这里跑。姓粮的用手电一照摔下去的人,直接意识到自己破财了。他大声摇晃着问:“怎么搞的?怎么搞的?”
  杨梅仿佛看见一滩血。那人有气无力地说:“我忘了衣服了,里面有我今天才发的工资!”有人开始打120急救了,但那人一会儿就没了呼吸。姓粮的打着手电亲自攀上楼梯去,就看见了惊恐万状的杨梅。他立刻就有了救星似的说:“什么是找衣服?这是找衣服吗?”他把电灯照着杨梅,对下面大声喊着说。然后让杨梅证明他是因爬上梯摔死的。杨梅吓哭了。
  杨梅突然想回家,可是这时候山村的山雾还茫茫笼罩着。她的父母还没从雾里醒来,她没法回家。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回家
下一篇:会飞的鞋子
以下**会是你【最感兴趣的】:
热门标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民间偏方网
站长联系:vipyouxiang@126.com
注: 本站内容全部取材于网络信息或网友上传,如有雷同或版权问题,请通知本站,本站将立即处理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