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传说 > 莲花开情人来

莲花开情人来

浏览: 作者:佚名 时间:2018-6-21
  清乾隆十七年,在晋南黄河岸边美丽的王官城里,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一个叫严仁生的秀才和一个富家小姐逃婚出走,不知去了何方。富家小姐叫小青,她父亲朱来费是王官城中有名的大户,女儿出逃,脸上无光,他就告到了王官城知府那里。
  知府一查才知,这秀才严仁生独身一人,从河西府来到王官书院教书,是个穷秀才。听说是丹青世家,擅长作画,所画的花鸟鱼虫活灵活现,形象逼真,尤其擅长莲花,所画莲花似开似合,望莲闻香,是王官书院不可多得的人才。
  小青是王官书院的才女,拜在严秀才名下,专攻丹青。一来二去,日久生情。但朱来费非要逼女儿小青嫁给城外的一个土财主,无奈之下,这对相爱的青年男女选择了逃婚之路,一时轰动全城。
  在人们对这对热恋之人渐渐淡忘之时,严秀才却又回到了王官城,只是人变得疯疯癫癫,像个傻子。知府把严仁生叫来问话,但什么话也问不出来。王官书院见严秀才可怜,就留他在书院继续作画。他的画技越发熟练,尤其是画莲花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他在自己的卧室画了一朵五彩莲花,这朵莲花似飞起来一般,细闻有香,细看有心。书院院长吴道人惊叹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阴阳飞光莲花。严秀才双手合十,痴痴说道:“这是我拜八仙之一的吕洞宾道人从永乐宫请来的。”众人一听,都说严秀才真傻了,人们不解,他们两人究竟在外面发生了什么?那才女小青如今身在何处?
  再说两人当初外逃时,直接奔向了京城。京城乃繁华之地,花花世界。严秀才和才女小青在城东租了间房作为落脚之处。严秀才在一家古玩店里修补古玩字画,小青在一家绣房做绣工。两人恩爱相伴,勤俭度日,日子过得幸福而充实。
  这日上午,两人都休息,相伴去城隍庙里烧香。两人正走着,身后有人喊:“小青!严秀才!”两人回头一看,原来是秀才叶喜贵,本是王官书院的同院师长,后来他来京城一家书院教书。这叶秀才见到小青欣喜若狂,站在小青身旁问东问西,问寒问暖,全然不顾严秀才在身旁。这叶秀才是个浪荡之人,在王官书院时就对小青的美貌和气质垂涎三尺,只是没有机会,今日真是天降仙女,在京城碰到了心上人。
  叶秀才非要拉小青和严秀才到街边一家小饭馆喝点小酒。这叶秀才很有心计,三两下便把严秀才灌得晕乎乎的,趴在桌子上直哼哼。叶秀才就发挥自己取悦女人的特长,向小青展开了攻势。他得知小青在做绣工,故作大惊失色道:“这哪能行,你是才女,又是金枝玉叶,怎么能跟严秀才受这份苦。”他让小青到书院来教书,主要是教王公贵族家的小姐。想到教书的薪酬比较多,小青就答应了。
  到了京城书院工作,小青每天早出晚归,和严秀才相处少了,和叶秀才见面多了。渐渐地小青和严秀才像许多青年恋人一样,常常为鸡毛蒜皮的事争吵。而争吵过后小青就去叶秀才那里诉苦,叶秀才趁机落井下石,说尽严秀才的坏话,并给小青温暖的安慰。一来二去小青就觉得和严秀才在一起呆不下去了,就提出要搬出来,住到京城书院里。
  严秀才一听大为震惊,想不到小青变化如此之快。仔细一想,叶秀才风流倜傥,出手阔绰,懂得浪漫,当然能博得女人心。自己穷困潦倒,在京城人生地不熟,无力养活小青,这也不能怪小青的无情呀。他长叹一声:“罢罢罢!”接着他叫过小青,对她说:“你我恩爱一场,临走想给你留个纪念。你也知道我爱画莲花,就让我在你胸前画一朵五彩莲花吧,一来让你出污泥而不染,保住清白之身;二是怕你受到歹人伤害。”
  小青见严秀才说得情深意切,也觉自己对不住严秀才,便欣然应许。严秀才从晚上挑灯画莲,一直到午夜时分,虽是初春季节,天气清寒,但严秀才却挥汗如雨。他用尽精、气、神,终于在小青胸前画好了这朵五彩莲。清晨,严秀才挥别小青,打道回王官城了。
  再说叶秀才听说小青和严秀才已分离,就急不可待地找到小青,带她到京城最大的酒楼,饮酒狂欢。小青初离严秀才,心情不佳,借酒消愁。叶秀才心怀鬼胎,故意和小青大口对饮,过了一会,小青便觉头昏眼花,晕头转向,躺下后便不知一切了。
  天色大亮,小青才醒来,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感觉头还有点疼。她用手拍了一下脑门:噢,想起来了,这是昨夜喝醉酒的酒楼。她转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身旁睡着一个男人,光着上身;再看自己,上衣解开,露着胸脯,胸前的五彩莲花闪闪发光。小青赶紧捂住胸口,自己让身边这男人怎么了?一摸下身,裤子还穿得紧紧的,便松了一口气。原来身旁之人正是叶秀才,他怎么还昏睡着?一推,才发现叶秀才全身冰凉,人已没气了,小青不禁大叫起来。
  酒楼的人及时报了官,把小青带走之后,小青却是一问三不知。官府见是一弱女子,也就不了了之。但小青百思不得其解,叶秀才怎么死了呢?
  叶秀才死了之后,小青心灰意冷,不再向往情事,一心教书,与达官贵族的小姐们研讨女绣、诗文、书画,渐渐地在京城有了名气。一些文人雅客、达官权贵都知道京城书院有个女才子,想与之攀交。小青对一切邀请都谢绝回应,让一些好色之徒断了非分之想。
  这日傍晚,京城书院的院长找到小青,说书院有个联谊活动,就是让小青带着女学生和一些达官贵人进行比试,看谁的诗赋好,看谁的书画有功力,这也是书院学习的一种交流。小青听后满口答应了。
  来到一座酒楼,先在大堂里双方对诗、作画。小青带领的女学生技高一筹,许多书画让这些达官贵人买走了。最后,小青画了一幅山水画,这山水画还是严秀才传授的,不知为何,今晚想起严秀才,她就作了这幅画。众人看后皆惊叹,争先恐后出大价钱抢购,最后让一位富家公子以二百两银子给买走了。
  过了一会,院长找到小青,对她说:“刚才买走那幅山水画的黄公子非常欣赏你的才华,想见你一面,请你给他讲一下那幅山水画的意境,然后再赏些银子。”
  小青是在三楼的一间房内见到了那位黄公子。只见他坐在一个八仙桌前,桌上摆着美酒佳肴,桌子边上摆着那幅山水画。小青进来之后,院长在身后轻轻关上门走了,屋内只有小青和黄公子两个人。
  黄公子很有礼貌地让小青坐下,端起酒壶给小青倒了一杯酒,说道:“久闻才女的大名,今日一见才女作画,心中惊叹,真是仙女下凡,貌如天仙,气质非凡。”说着,端起酒杯,要先敬小青一杯。小青推托不过,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黄公子让小青说这山水画之意在何处,小青便畅谈开来。黄公子听得入迷,又接连敬了小青几杯。小青喝下之后,顿觉醉意浓浓,不一会便昏睡过去。
  天亮之后,小青醒了过来,觉得头很疼,猛地摇了摇坐了起来,回想昨夜之事,是黄公子早有预谋,在酒里下了迷药,自己才昏睡过去……小青一看身旁,黄公子光着身仰躺在床上,一摸,早已气绝身亡。
  这次小青很冷静,但她还是想不明白,黄公子为何而死?看他面色恐慌,一定是受了什么惊吓。小青管不了这么多了,脱身要紧,她掩上房门,急速离去。
  过了一天,人们才知黄公子死亡之事,报给官府,没有线索,亦无从查起。只有京城书院的院长知道小青和黄公子在一起,他怕引火烧身,也不敢说起,只是感到小青很神奇,不是一般的女子,再也不敢招惹小青了。
  但是这事还是传开了,都说小青是妖女再生,她身上有一股神奇的力量,能抓破男人的魂魄,使男人七窍流血,倒地而死。小青也越发感到迷惑不解,她也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就有好事之人要帮她施法除妖。一日,来了个老道,围住小青转了三圈,说她被狐妖缠身,只有做大法才能帮她解脱狐妖的附身。
  老道把小青带到一间房内,不让外人观看。他把房门从内关紧,让小青喝了一种药水,小青躺在床上昏沉沉地睡着了。老道手执桃木宝剑,脸贴黄色纸符,围着小青边跳边喝道:“天灵灵,地灵灵,狐妖赶快下地行。”说完用手一推小青,见她一动不动,知道小青已被自己的迷药迷昏过去了。老道急忙丢掉自己手中的东西,脱掉自己的外衣,扑向小青。
  原来这是个假老道,是奔着小青的美色而来的。这假老道解开小青的上衣之后,首先看到那朵五彩莲花,他顿时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半天才说:“妖!妖!妖怪!”然后惊慌失措地喊道,“有妖怪!有妖怪!”接着边跳边笑地开门跑了。围在门外等候的女学生和院长发现,这老道疯了。
  大家不知小青怎么了,齐身挤进门来,只见小青上衣解开,露出胸脯,女学生们惊叹道:“好美的一朵莲花!”身后的院长大惊失色地叫道:“那哪是莲花,是、是要吃人的妖怪!”
  原来,小青胸脯上的五彩莲花只有女人看到的是莲花,而那些不怀好意的坏男人,看到的分明是一个张牙舞爪、要吃人的妖怪。
  小青决定要回王官城去,离开京城这花花之地。
  严秀才在王官城痴痴地等着小青。在离开京城时,严秀才知道自己无力保护小青,便用家传的独门绝技画“五彩莲花”。那一夜,他用尽了自己的精、气、神,这门绝技就似自己的魂魄附在小青的身上,处处在保护小青。所以,回到王官城的严秀才如痴呆人一般,怪不得人们都说严秀才变傻了。
  在城北的玉泉旁,两人相见了。小青双眼含泪,情深意切地说:“我回来了。”严秀才有气无力地说:“我在等着你。”小青一下子扑在严秀才的怀里,喃喃低语:“我再也不离开你了。”
  清乾隆十七年,在晋南黄河岸边美丽的王官城里,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一个叫严仁生的秀才和一个富家小姐逃婚出走,不知去了何方。富家小姐叫小青,她父亲朱来费是王官城中有名的大户,女儿出逃,脸上无光,他就告到了王官城知府那里。
  知府一查才知,这秀才严仁生独身一人,从河西府来到王官书院教书,是个穷秀才。听说是丹青世家,擅长作画,所画的花鸟鱼虫活灵活现,形象逼真,尤其擅长莲花,所画莲花似开似合,望莲闻香,是王官书院不可多得的人才。
  小青是王官书院的才女,拜在严秀才名下,专攻丹青。一来二去,日久生情。但朱来费非要逼女儿小青嫁给城外的一个土财主,无奈之下,这对相爱的青年男女选择了逃婚之路,一时轰动全城。
  在人们对这对热恋之人渐渐淡忘之时,严秀才却又回到了王官城,只是人变得疯疯癫癫,像个傻子。知府把严仁生叫来问话,但什么话也问不出来。王官书院见严秀才可怜,就留他在书院继续作画。他的画技越发熟练,尤其是画莲花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他在自己的卧室画了一朵五彩莲花,这朵莲花似飞起来一般,细闻有香,细看有心。书院院长吴道人惊叹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阴阳飞光莲花。严秀才双手合十,痴痴说道:“这是我拜八仙之一的吕洞宾道人从永乐宫请来的。”众人一听,都说严秀才真傻了,人们不解,他们两人究竟在外面发生了什么?那才女小青如今身在何处?
  再说两人当初外逃时,直接奔向了京城。京城乃繁华之地,花花世界。严秀才和才女小青在城东租了间房作为落脚之处。严秀才在一家古玩店里修补古玩字画,小青在一家绣房做绣工。两人恩爱相伴,勤俭度日,日子过得幸福而充实。
  这日上午,两人都休息,相伴去城隍庙里烧香。两人正走着,身后有人喊:“小青!严秀才!”两人回头一看,原来是秀才叶喜贵,本是王官书院的同院师长,后来他来京城一家书院教书。这叶秀才见到小青欣喜若狂,站在小青身旁问东问西,问寒问暖,全然不顾严秀才在身旁。这叶秀才是个浪荡之人,在王官书院时就对小青的美貌和气质垂涎三尺,只是没有机会,今日真是天降仙女,在京城碰到了心上人。
  叶秀才非要拉小青和严秀才到街边一家小饭馆喝点小酒。这叶秀才很有心计,三两下便把严秀才灌得晕乎乎的,趴在桌子上直哼哼。叶秀才就发挥自己取悦女人的特长,向小青展开了攻势。他得知小青在做绣工,故作大惊失色道:“这哪能行,你是才女,又是金枝玉叶,怎么能跟严秀才受这份苦。”他让小青到书院来教书,主要是教王公贵族家的小姐。想到教书的薪酬比较多,小青就答应了。
  到了京城书院工作,小青每天早出晚归,和严秀才相处少了,和叶秀才见面多了。渐渐地小青和严秀才像许多青年恋人一样,常常为鸡毛蒜皮的事争吵。而争吵过后小青就去叶秀才那里诉苦,叶秀才趁机落井下石,说尽严秀才的坏话,并给小青温暖的安慰。一来二去小青就觉得和严秀才在一起呆不下去了,就提出要搬出来,住到京城书院里。
  严秀才一听大为震惊,想不到小青变化如此之快。仔细一想,叶秀才风流倜傥,出手阔绰,懂得浪漫,当然能博得女人心。自己穷困潦倒,在京城人生地不熟,无力养活小青,这也不能怪小青的无情呀。他长叹一声:“罢罢罢!”接着他叫过小青,对她说:“你我恩爱一场,临走想给你留个纪念。你也知道我爱画莲花,就让我在你胸前画一朵五彩莲花吧,一来让你出污泥而不染,保住清白之身;二是怕你受到歹人伤害。”
  小青见严秀才说得情深意切,也觉自己对不住严秀才,便欣然应许。严秀才从晚上挑灯画莲,一直到午夜时分,虽是初春季节,天气清寒,但严秀才却挥汗如雨。他用尽精、气、神,终于在小青胸前画好了这朵五彩莲。清晨,严秀才挥别小青,打道回王官城了。
  再说叶秀才听说小青和严秀才已分离,就急不可待地找到小青,带她到京城最大的酒楼,饮酒狂欢。小青初离严秀才,心情不佳,借酒消愁。叶秀才心怀鬼胎,故意和小青大口对饮,过了一会,小青便觉头昏眼花,晕头转向,躺下后便不知一切了。
  天色大亮,小青才醒来,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感觉头还有点疼。她用手拍了一下脑门:噢,想起来了,这是昨夜喝醉酒的酒楼。她转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身旁睡着一个男人,光着上身;再看自己,上衣解开,露着胸脯,胸前的五彩莲花闪闪发光。小青赶紧捂住胸口,自己让身边这男人怎么了?一摸下身,裤子还穿得紧紧的,便松了一口气。原来身旁之人正是叶秀才,他怎么还昏睡着?一推,才发现叶秀才全身冰凉,人已没气了,小青不禁大叫起来。
  酒楼的人及时报了官,把小青带走之后,小青却是一问三不知。官府见是一弱女子,也就不了了之。但小青百思不得其解,叶秀才怎么死了呢?
  叶秀才死了之后,小青心灰意冷,不再向往情事,一心教书,与达官贵族的小姐们研讨女绣、诗文、书画,渐渐地在京城有了名气。一些文人雅客、达官权贵都知道京城书院有个女才子,想与之攀交。小青对一切邀请都谢绝回应,让一些好色之徒断了非分之想。
  这日傍晚,京城书院的院长找到小青,说书院有个联谊活动,就是让小青带着女学生和一些达官贵人进行比试,看谁的诗赋好,看谁的书画有功力,这也是书院学习的一种交流。小青听后满口答应了。
  来到一座酒楼,先在大堂里双方对诗、作画。小青带领的女学生技高一筹,许多书画让这些达官贵人买走了。最后,小青画了一幅山水画,这山水画还是严秀才传授的,不知为何,今晚想起严秀才,她就作了这幅画。众人看后皆惊叹,争先恐后出大价钱抢购,最后让一位富家公子以二百两银子给买走了。
  过了一会,院长找到小青,对她说:“刚才买走那幅山水画的黄公子非常欣赏你的才华,想见你一面,请你给他讲一下那幅山水画的意境,然后再赏些银子。”
  小青是在三楼的一间房内见到了那位黄公子。只见他坐在一个八仙桌前,桌上摆着美酒佳肴,桌子边上摆着那幅山水画。小青进来之后,院长在身后轻轻关上门走了,屋内只有小青和黄公子两个人。
  黄公子很有礼貌地让小青坐下,端起酒壶给小青倒了一杯酒,说道:“久闻才女的大名,今日一见才女作画,心中惊叹,真是仙女下凡,貌如天仙,气质非凡。”说着,端起酒杯,要先敬小青一杯。小青推托不过,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黄公子让小青说这山水画之意在何处,小青便畅谈开来。黄公子听得入迷,又接连敬了小青几杯。小青喝下之后,顿觉醉意浓浓,不一会便昏睡过去。
  天亮之后,小青醒了过来,觉得头很疼,猛地摇了摇坐了起来,回想昨夜之事,是黄公子早有预谋,在酒里下了迷药,自己才昏睡过去……小青一看身旁,黄公子光着身仰躺在床上,一摸,早已气绝身亡。
  这次小青很冷静,但她还是想不明白,黄公子为何而死?看他面色恐慌,一定是受了什么惊吓。小青管不了这么多了,脱身要紧,她掩上房门,急速离去。
  过了一天,人们才知黄公子死亡之事,报给官府,没有线索,亦无从查起。只有京城书院的院长知道小青和黄公子在一起,他怕引火烧身,也不敢说起,只是感到小青很神奇,不是一般的女子,再也不敢招惹小青了。
  但是这事还是传开了,都说小青是妖女再生,她身上有一股神奇的力量,能抓破男人的魂魄,使男人七窍流血,倒地而死。小青也越发感到迷惑不解,她也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就有好事之人要帮她施法除妖。一日,来了个老道,围住小青转了三圈,说她被狐妖缠身,只有做大法才能帮她解脱狐妖的附身。
  老道把小青带到一间房内,不让外人观看。他把房门从内关紧,让小青喝了一种药水,小青躺在床上昏沉沉地睡着了。老道手执桃木宝剑,脸贴黄色纸符,围着小青边跳边喝道:“天灵灵,地灵灵,狐妖赶快下地行。”说完用手一推小青,见她一动不动,知道小青已被自己的迷药迷昏过去了。老道急忙丢掉自己手中的东西,脱掉自己的外衣,扑向小青。
  原来这是个假老道,是奔着小青的美色而来的。这假老道解开小青的上衣之后,首先看到那朵五彩莲花,他顿时目瞪口呆,张口结舌,半天才说:“妖!妖!妖怪!”然后惊慌失措地喊道,“有妖怪!有妖怪!”接着边跳边笑地开门跑了。围在门外等候的女学生和院长发现,这老道疯了。
  大家不知小青怎么了,齐身挤进门来,只见小青上衣解开,露出胸脯,女学生们惊叹道:“好美的一朵莲花!”身后的院长大惊失色地叫道:“那哪是莲花,是、是要吃人的妖怪!”
  原来,小青胸脯上的五彩莲花只有女人看到的是莲花,而那些不怀好意的坏男人,看到的分明是一个张牙舞爪、要吃人的妖怪。
  小青决定要回王官城去,离开京城这花花之地。
  严秀才在王官城痴痴地等着小青。在离开京城时,严秀才知道自己无力保护小青,便用家传的独门绝技画“五彩莲花”。那一夜,他用尽了自己的精、气、神,这门绝技就似自己的魂魄附在小青的身上,处处在保护小青。所以,回到王官城的严秀才如痴呆人一般,怪不得人们都说严秀才变傻了。
  在城北的玉泉旁,两人相见了。小青双眼含泪,情深意切地说:“我回来了。”严秀才有气无力地说:“我在等着你。”小青一下子扑在严秀才的怀里,喃喃低语:“我再也不离开你了。”
  闭了眼睛,与一些歌同行,我们长水默默无闻的图书管理员小蔡在一个热辣辣的午后在一架图书面前发呆,脑海里出现了很多歌声,他手中拿着一本书,书名他已忘记,其实他也无心看书,书的扉页隐隐出现一个少女的画面,漫画一般,如天使可爱。
  许多情节汇聚了起来,如一排排图书展现,同时又有许多人物的影像也开始滑过,仿若他夜晚外出见到了满天星。语言排成了一条长龙,说话的声音原本还这么动听。在一些富于生动活泼的景象面前,我们的图书管理员有时缺乏判别的能力,耳边除了声响,其它可能没有太多意义。
  很长时间他就站在那里,情景有点迷茫,空气也似乎停止了流动,一本书从书架上掉了下来,他也视而不见。他甚至发觉在那天他躲进了一本书里,成为书中的某个字。生活,生活,流动的故事,嘻笑的人生。
  他遇见了一个他熟悉的人,在哪见过呢?他想。那个人对他说,你已声狼藉。他说,为什么?那个人对他说了很长可以容纳他一生的话,其中有些又变得断断续续。最后概括起来说,那个人说,与许多女人有关。他听了充满惊讶,表情有点慌乱。那人又给小蔡罗列了许多女人的名字,听起来多么熟悉,各种各样,各行各业,有年轻的,有衰老的,有少妇,有少女,有传统的,有风骚的,有正经的,有淫荡的,有行政部门工税务银行,有教育战线教师学生,有服务行业洗脚按摸。每个名字在午后随着虚幻的的歌声接踵而来,轻轻亲吻图书管理员小蔡有点苍白的脸。又如一朵朵盛开的鲜花,充斥着图书室的每一个角落,弥漫着浓郁的气味。
  那个人又说,你不认识她们吗?你不是经常和她们鬼混吗?你以为别人不知吗?告诉你,你已声名狼藉,在长水,你不是淫棍,坏蛋就是恶魔,人面曾心的恶魔。为什么这些话语这么熟悉?图书管理员想,一定在哪也听过,那时他没当回事。现在听了却钻心的痛。他说,你是谁?我一定在哪见过你,要不就是在我的梦中见过你。那个人说,太对了。图书管理员睁大了眼睛,想看清楚对方的脸,企图更好地回忆起一些什么。可那个人却似乎若隐若现,又似乎每本书都有他的影子。
  你不必知道我是谁,那个人说,我只想告诉你,你已无药可救,你多么令人反感,你玩弄了她们。小蔡听了试图想解释些什么,但又觉得无从说起,她们又是谁,我为什么对她们如此熟悉?为什么又梦境般出现?微笑的容貌,迷人的身姿,轻柔的话语还有如水的妩媚,都会在他的内心涌现。
  现在小蔡有点心烦意乱,去哪里呢?他想。
  别走,那个人说,说清楚了再走。
  让我说什么呢?图书管理员说,好吧,你要我说什么?你说。
  那个人说,没人会相信你了,你就是说了也没人相信你。你走吧。
  哦,小蔡说,那我走了?
  想不想知道我是谁?那个人说,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那你说吧,小蔡说。
  我是你的良心,那个人说,嗯,你的良心。
  哦,我知道了,小蔡说。
  我跟你说了,那你应该知怎么做了?
  知道了,小蔡说。
  我们的图书管理员从一本图书里挣扎着钻了出来,他看到他的良心在背后冷笑的样子,让他惊慌不已和失魂落魄。
  现在图书管理员仍然挨在书架旁,表情痛苦的样子,如果不是见到他的手颤动了一下,还以为他是图书室里的一座木雕。过了好一会,图书管理员小蔡笑了,我想起来了,他笑着说,我知道怎么做了。
  整个上午图书管理员小蔡在焚烧一本又一本的图书,他仿佛看见他熟悉的女人一个个如烟般逝去。
  这本是小花,那本是小青,小蔡说。
  你怎么啦?他听到他的良心说。
  我怎么了?这就是我所认识的她们啊,我常常钻进去戏弄她们,就像刚才我钻进去你戏弄了我一样,整个长水都在戏弄我。现在将她们烧了,她们就不复存在了。
  他看到他的良心流露出惊恐的神色,最终失落而去。
  图书管理员还在焚烧图书,可是他发觉烧不完,于是他干脆一把火扔到了书架。后来大火包围了他,他觉得他在笑。
  二牛强烈地思念黄蓉时,他的老婆正在夏日的骄阳下锄地。二牛觉得眼前蔫蔫的玉米苗幻化为《射雕英雄传》中的海外孤岛,活泼可爱、聪明伶俐的黄蓉正机智地同欧阳锋和欧阳克斗智。老婆回过头,汗水一道道地凸现在她那人老珠黄的脸上。她说:“你不干活傻愣着啥?”
  二牛激灵一下,低头赶紧挥动手中的农具。黄蓉真是个女中的豪杰!二牛想。
  在这阳光炙烤的田间,农村男人二牛如痴如醉地想着最近热播的《射雕英雄传》中让人永远忘不了的黄蓉。
  老婆起身,看一眼她慢慢腾腾的男人,说:“我去喝口水。”
  二牛等老婆走远,索性把目光定格在田间的玉米苗上,今晚黄蓉到底脱险了没有呢,无论如何,得看个头尾。
  黄蓉妩媚含笑地向他走来,二牛双眼放光,喃喃地说:“黄蓉,你敢恨敢爱,智勇双全,是个可爱的女人,我好喜欢你!”
  二牛说完,浑身燥热。忙四下看,见小河旁的老婆正毫无忌讳地和几个已婚妇女说着“出格”的玩笑话。
  老婆转身朝这边大声喊:“别干了,回家吧。”
  二牛弯下腰去收拾上午割下的猪草,奄奄一息的草失却了绿色。生命其实很脆弱,如这些嫩草,上午还贪恋阳光雨露绿油油的,此时却枯萎在烈日下,让人怜爱呢。
  回家后,二牛忙着刷锅做饭,而后赶紧喂猪狗鸡鸭。
  灶间燃烧的火焰像黄蓉牵动人心的明眸。二牛的心悄然荡漾,黄蓉,你真让男人遐想万分呢……
  饭端上桌,打着哈欠的老婆从屋里出来,眼角还余留不少眼屎。放学的儿子向她要五块钱的书本费,她咕哝着乱骂一气,接过二牛盛好的饭狼吞虎咽。
  二牛刚码好洗净的碗筷,老婆便叫他往地里抬化肥。稻子该施肥了。
  田里的农人很多,锄草、浇地或施肥。盛夏的夕阳仍然很毒,人们额上都是明晃晃的汗道子。清水“哗啦啦”地漫过稻根,撩拨着二牛铁黑的小腿。一望无际的稻田渐渐浸泡在火红的霞光里,纯情得如一泓碧波涟涟的秋水眸子少女。二牛心里掠过一抹欣喜:哦,今天总算熬过去了。
  月光铺满农家小院时,二牛匆匆热好饭,招呼家人吃饭时又忙着喂猪狗鸡鸭。
  听着,二牛,今夜千万别再错过看《射雕英雄传》了,这可是精彩部分呐。二牛暗暗地告诫着自己。
  正吃饭的老婆说:“你明天是不是要死啊?咋不吃饭?”
  二牛抹去额上的汗,明亮亮的月光洒了他周身,想到很快就要见到黄蓉了,欢乐充盈着他整个身心,他冲老婆不自然地轻轻一笑。
  二牛梳理碎碎的短发,镜中渐渐老去的脸庞叫他心酸,他想起了他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般的年华中曾有过的英俊潇洒。如果那时有个多情聪明的“黄蓉”似的女人多好——想到这儿,他的脸上觉得有些烫烫的。
  灯下的老婆四仰八叉地躺着,二牛很希望老婆快点发出鼾声。
  老婆说:“睡吧,二牛。”
  他瞥眼挂钟,故作惊讶地说:“早呢,才八点多。”
  老婆嘿嘿一笑:“钟早停了,你这个大傻瓜。”
  二牛这才发觉没听见钟的“滴嗒”声。
  儿子屋里的灯已熄,二牛大失所望地怔在屋中的地上。老婆生气地说:“我想了,快过来!你听见了没有?”
  悲悯无奈的二牛挪向炕头,老婆伸手拉灭灯,把他扯上炕,非常熟练地脱去他的衣服。
  二牛不想干那事儿,被老婆恶狠狠地骂了几句后,不由分说地摁在身下。有些麻木的二牛满脑子是特有女人味的黄蓉的影子……
  老婆鼾声响起后,二牛蹑手蹑脚地下炕,开灯,飞快地打开电视。
  二牛激动的心情是连他初恋时也没有过的幸福愉悦呀!
  演《射雕英雄传》的频道闪现着“再见”后才会出现的雪花点点,操他妈的,已经演完了,无比失望的二牛愣在那儿半天没动。
  黄蓉,你注定要在我苦苦暗恋你的梦中扫帚星般的一闪吗?
  二牛沉落的心,失望无助,泪水不知不觉流了出来,他嘴含着咸涩的泪绝望地想。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二牛的期盼
下一篇:人性的童话
以下**会是你【最感兴趣的】:
热门标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民间偏方网
站长联系:vipyouxiang@126.com
注: 本站内容全部取材于网络信息或网友上传,如有雷同或版权问题,请通知本站,本站将立即处理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