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传说 > 黑店惊魂,半枝梅奇景

黑店惊魂,半枝梅奇景

浏览: 作者:佚名 时间:2018-7-5
  太阳透过榆树密密层层的叶子,照射在地上。沿路见不到一块荒土,青翠欲滴的稻苗,苍苍翠翠的丛林,都在风中摇曳,呈现出一片生机。
  渐渐地他们进入了和县境内。高高的晴空,阔阔的田野,森森的树林。勇儿一边驾着马车,一边亮起洪钟样的嗓门高歌起来,洋溢着生气的歌声在空中激荡,深深地进入每个人的心中。
  “想不到勇儿还有这样的一副好嗓子。”恽寿平幽幽地说。
  “层层叠宕,遥远而又亲切。”王石谷赞道。
  “石谷兄不愧为山水画高手,连歌声也能绘出一幅山水图来。”
  “音乐门外汉,让贤弟见笑了!”
  两人正在说笑,忽见眼前群山起伏,层峦叠嶂,一座座悬崖绝壁的大山扑面而来。
  “两位公子请坐稳,进入山道了。”勇儿停住歌声喊道。
  山谷很长,几乎是一眼望不到尽头;仰头望望,两边巉岩耸立,峭壁连天,只露出狭窄的一线天空;加上呜呜的山风,更显得阴森险峻,周围只有沉寂、静谧,仿佛置身于茫无人烟的野荒世界。寒冷和静寂沉沉地压在三个人头上肩上身上。谁也没有心情再说笑。
  “勇儿再唱支歌吧!”仿佛耐不住这无边的寂寞,王石谷和恽寿平同声喊道。
  勇儿一悠马鞭,猛喝一声“驾!”正要提起嗓子来唱,忽听身后传来一阵得得得的马蹄声,勇儿不由得警觉地朝后望去……
  马蹄声由远渐近,两匹快马一阵旋风似地刮了过来。领头的一匹剪鬃小红马上骑着一个紫衣紫裙的少女,一张脸如出水芙蓉般的艳丽。后面紧跟着一匹菊花青的小马,青衣青裙的一个小女孩,嫩脸如春,骑在马上东张西望。
  勇儿一手握着缰绳,另一只手悄悄地探向腰间的宝剑。
  马上的两个女孩似乎都没有看他们一眼,两匹马互相追逐着,从他们旁边一闪而过,一片片尘埃在她们身后扬起,顷刻间不见了踪影。勇儿不由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摸向腰间的手也松了下来。
  “吓了我们一身冷汗,我们还以为是强盗追来了。”坐在车里的王石谷和恽寿平不约而同地说。
  勇儿嘿嘿地冷笑了两声说:“两位公子,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谷底,即使没有强盗,也有豺狼虎豹。天黑前,我们一定要走出峡谷。”说完一挥马鞭,拼命赶起车来,两匹马飞奔急驰起来。一会儿,两匹马身上长长的髦毛被汗水沾成一条一条的,随着身体的起落上下翻飞舞动。
  勇儿早已失去了唱歌的兴趣。三人,一车,两马,就在这绵绵无尽头的山谷中,闷闷地急驶着。
  天渐渐黑了下来,幽暗的深谷里,阴气迷漫,更显得神奇、诡谲而又恐怖。
  “勇儿,怎么还没有出峡谷呢?”恽寿平忍不住问道,因为他实在又困、又累、又乏、又怕。
  “这鬼峡谷,走了半天也望不到尽头。”王石谷也急了起来。
  勇儿依然闷声不吭地赶着马车。
  王石谷和恽寿平二人干脆闭上眼睛在车中睡起来。两人正在迷糊之间,猛听到勇儿惊喜地喊道:“有人家了!”
  两人争先恐后地从马车探出头来,向前看去,只见不远处有两团朦胧的灯光,在风中晃动不息。
  “终于有人家了,勇儿!快点!”两人都高兴地惊呼起来。
  马车终于在一座破旧而简陋的小客店前停了下来。一块破旧的“松村旅店”招牌被山风刮得啪啪作响,暖洋洋的灯光从屋内诱人地透射出来。还未等三人下马车,屋内早已走出两个人来。这是一男一女,两人的年纪都在四十开外,在这荒村野地,他们的肤色却仍然白净细腻,让人不可思议。他们殷勤和蔼地迎上来,满脸笑容地招呼着他们。
  三人被安置在东首的三间客房里,房间光线幽暗,却干净整洁。
  勇儿在三间客房和廊沿上仔细察看了一下,正要向两位公子禀告什么,忽见一个硕大英武的妇人走过来请他们三位用饭。勇儿答应了一声,吩咐妇人将饭菜摆进王公子的客房。
  不一会,热气腾腾的饭菜便摆到了王石谷客房的桌上。三个人在桌边围坐下来,王石谷和恽寿平伸出筷子正要用饭,被勇儿用眼色制止住了。他探过脑袋悄声对他们说:“两位公子,这是一家黑店,此饭菜不能用!我这里有银鱼饼和老爷叫带的玫瑰露,可供二位公子解渴充饥。”
  “你怎么知道这是一家黑店?”恽寿平疑惑地问道。
  “客房和廊沿的走道上都充满着人血的血腥气,两位公子今晚还要委屈一下,我们住到一间房里。我们这样……”勇儿悄声地叮咛着两位公子。
  “客人的饭菜都吃光了吗?”店主问着垂手侍立的硕大英武的妇人。
  “两个书生太困了,没有胃口,吃得很少,只有那个马夫将饭菜吃得一点不剩。我进屋时,只剩下空盘子。”
  “好!好!”店主应着,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奸笑。
  勇儿将倒掉的饭菜,装在一个口袋里,悄悄放在墙角下。
  夜晚的山风呼呼地刮着,将松林吹得呜呜直响,像有千百只野兽在齐声嚎叫。透进窗洞里的风把小桌上油灯的火舌拉来拽去,给墙上地上投下了缕缕阴影,更给房内增添了一层阴森恐怖的气氛。
  勇儿将两位公子安顿在一个安全的角落,便将蚊帐高高挂起,仰面躺在床上为了引敌上钩,他干脆起来将油灯灭了,躺在床上,轻轻地打起呼噜来。
  子夜过了,窗前微弱的月光已经消失,仍不见有什么动静。难道是自己的神经过敏而造成的错觉?渐渐地,他的心理防线放松了,正要迷迷糊糊地睡过去。猛然听到隔壁两间屋子里发出两声怪响,接着又听到离头部不远的窗棂处卷起一阵怪风,他暗叫一声不好,赶紧窜下床将两位公子推醒。三个人分左右站在大门两边。王石谷学过一些拳脚,手握一根粗棍守候在左边;勇儿手握利剑,护着恽寿平守在门的右边。
  “两位公子,外面漆黑,途径陌生,不到万一,我们不能冲出去,免得暴露了自己。”勇儿话未说完,忽见窗棂猛然洞开,飞进一个头戴恶鬼面具的人来,那人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向床上扎去。
  太阳透过榆树密密层层的叶子,照射在地上。沿路见不到一块荒土,青翠欲滴的稻苗,苍苍翠翠的丛林,都在风中摇曳,呈现出一片生机。
  渐渐地他们进入了和县境内。高高的晴空,阔阔的田野,森森的树林。勇儿一边驾着马车,一边亮起洪钟样的嗓门高歌起来,洋溢着生气的歌声在空中激荡,深深地进入每个人的心中。
  “想不到勇儿还有这样的一副好嗓子。”恽寿平幽幽地说。
  “层层叠宕,遥远而又亲切。”王石谷赞道。
  “石谷兄不愧为山水画高手,连歌声也能绘出一幅山水图来。”
  “音乐门外汉,让贤弟见笑了!”
  两人正在说笑,忽见眼前群山起伏,层峦叠嶂,一座座悬崖绝壁的大山扑面而来。
  “两位公子请坐稳,进入山道了。”勇儿停住歌声喊道。
  山谷很长,几乎是一眼望不到尽头;仰头望望,两边巉岩耸立,峭壁连天,只露出狭窄的一线天空;加上呜呜的山风,更显得阴森险峻,周围只有沉寂、静谧,仿佛置身于茫无人烟的野荒世界。寒冷和静寂沉沉地压在三个人头上肩上身上。谁也没有心情再说笑。
  “勇儿再唱支歌吧!”仿佛耐不住这无边的寂寞,王石谷和恽寿平同声喊道。
  勇儿一悠马鞭,猛喝一声“驾!”正要提起嗓子来唱,忽听身后传来一阵得得得的马蹄声,勇儿不由得警觉地朝后望去……
  马蹄声由远渐近,两匹快马一阵旋风似地刮了过来。领头的一匹剪鬃小红马上骑着一个紫衣紫裙的少女,一张脸如出水芙蓉般的艳丽。后面紧跟着一匹菊花青的小马,青衣青裙的一个小女孩,嫩脸如春,骑在马上东张西望。
  勇儿一手握着缰绳,另一只手悄悄地探向腰间的宝剑。
  马上的两个女孩似乎都没有看他们一眼,两匹马互相追逐着,从他们旁边一闪而过,一片片尘埃在她们身后扬起,顷刻间不见了踪影。勇儿不由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摸向腰间的手也松了下来。
  “吓了我们一身冷汗,我们还以为是强盗追来了。”坐在车里的王石谷和恽寿平不约而同地说。
  勇儿嘿嘿地冷笑了两声说:“两位公子,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谷底,即使没有强盗,也有豺狼虎豹。天黑前,我们一定要走出峡谷。”说完一挥马鞭,拼命赶起车来,两匹马飞奔急驰起来。一会儿,两匹马身上长长的髦毛被汗水沾成一条一条的,随着身体的起落上下翻飞舞动。
  勇儿早已失去了唱歌的兴趣。三人,一车,两马,就在这绵绵无尽头的山谷中,闷闷地急驶着。
  天渐渐黑了下来,幽暗的深谷里,阴气迷漫,更显得神奇、诡谲而又恐怖。
  “勇儿,怎么还没有出峡谷呢?”恽寿平忍不住问道,因为他实在又困、又累、又乏、又怕。
  “这鬼峡谷,走了半天也望不到尽头。”王石谷也急了起来。
  勇儿依然闷声不吭地赶着马车。
  王石谷和恽寿平二人干脆闭上眼睛在车中睡起来。两人正在迷糊之间,猛听到勇儿惊喜地喊道:“有人家了!”
  两人争先恐后地从马车探出头来,向前看去,只见不远处有两团朦胧的灯光,在风中晃动不息。
  “终于有人家了,勇儿!快点!”两人都高兴地惊呼起来。
  马车终于在一座破旧而简陋的小客店前停了下来。一块破旧的“松村旅店”招牌被山风刮得啪啪作响,暖洋洋的灯光从屋内诱人地透射出来。还未等三人下马车,屋内早已走出两个人来。这是一男一女,两人的年纪都在四十开外,在这荒村野地,他们的肤色却仍然白净细腻,让人不可思议。他们殷勤和蔼地迎上来,满脸笑容地招呼着他们。
  三人被安置在东首的三间客房里,房间光线幽暗,却干净整洁。
  勇儿在三间客房和廊沿上仔细察看了一下,正要向两位公子禀告什么,忽见一个硕大英武的妇人走过来请他们三位用饭。勇儿答应了一声,吩咐妇人将饭菜摆进王公子的客房。
  不一会,热气腾腾的饭菜便摆到了王石谷客房的桌上。三个人在桌边围坐下来,王石谷和恽寿平伸出筷子正要用饭,被勇儿用眼色制止住了。他探过脑袋悄声对他们说:“两位公子,这是一家黑店,此饭菜不能用!我这里有银鱼饼和老爷叫带的玫瑰露,可供二位公子解渴充饥。”
  “你怎么知道这是一家黑店?”恽寿平疑惑地问道。
  “客房和廊沿的走道上都充满着人血的血腥气,两位公子今晚还要委屈一下,我们住到一间房里。我们这样……”勇儿悄声地叮咛着两位公子。
  “客人的饭菜都吃光了吗?”店主问着垂手侍立的硕大英武的妇人。
  “两个书生太困了,没有胃口,吃得很少,只有那个马夫将饭菜吃得一点不剩。我进屋时,只剩下空盘子。”
  “好!好!”店主应着,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奸笑。
  勇儿将倒掉的饭菜,装在一个口袋里,悄悄放在墙角下。
  夜晚的山风呼呼地刮着,将松林吹得呜呜直响,像有千百只野兽在齐声嚎叫。透进窗洞里的风把小桌上油灯的火舌拉来拽去,给墙上地上投下了缕缕阴影,更给房内增添了一层阴森恐怖的气氛。
  勇儿将两位公子安顿在一个安全的角落,便将蚊帐高高挂起,仰面躺在床上为了引敌上钩,他干脆起来将油灯灭了,躺在床上,轻轻地打起呼噜来。
  子夜过了,窗前微弱的月光已经消失,仍不见有什么动静。难道是自己的神经过敏而造成的错觉?渐渐地,他的心理防线放松了,正要迷迷糊糊地睡过去。猛然听到隔壁两间屋子里发出两声怪响,接着又听到离头部不远的窗棂处卷起一阵怪风,他暗叫一声不好,赶紧窜下床将两位公子推醒。三个人分左右站在大门两边。王石谷学过一些拳脚,手握一根粗棍守候在左边;勇儿手握利剑,护着恽寿平守在门的右边。
  “两位公子,外面漆黑,途径陌生,不到万一,我们不能冲出去,免得暴露了自己。”勇儿话未说完,忽见窗棂猛然洞开,飞进一个头戴恶鬼面具的人来,那人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向床上扎去。
  王路开了一个小型食品加工厂,每年都要东南西北地跑,向各地超市推销自己的产品。
  这天,王路和几个业务员来到了滨城市,办完业务,几个人来到一家饭店,准备吃完饭之后坐火车回家。
  到了店里,服务员把他们领进一个雅间,几个人一看,屋子挺干净,王路便把菜谱递给几个业务员,让他们点菜。业务员那边看菜谱,服务微笑着给几个人倒茶,一人一碗。倒完茶,业务员也开始点菜了。点的都是些家常菜,什么鱼香肉丝、宫爆鸡丁之类。点完菜,几个人又点了啤酒。
  时间不长,酒菜上来了。王路端起酒杯:“哥儿几个,今天都挺辛苦,多喝几杯,完事到火车上睡觉去。”几个人点头,跟王路碰杯喝酒。啤酒没劲儿,几个人不大一会儿就喝了十几瓶。酒足饭饱,王路招呼服务员结账。服务员微笑着跑进来,递上菜单:“先生,一共是六千八百八十块。”王路一听,眼当时就直了,心说,我们都吃什么了,就六千多块钱?拿起菜单一看:乾隆御茶四百八十块一杯,伊丽莎白皇家啤酒二百八十块一瓶,鱼香肉丝(天鹅肉)八百八一盘,宫保鸡丁(非洲七彩山鸡)一千零八十块一盘……菜单还没看完,王路就知道他们这是进了黑店了。正要跟服务员理论,就见雅间门外晃晃悠悠站着六七个提刀弄棍的小伙子,个个儿左青龙、右白虎,后背还刺着猫头鹰。王路知道,不给钱肯定是走不了,要是来硬的,准得一人弄身伤不可。想着,王路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才六千多块钱呀?不多不多,昨天我们吃一顿饭花了两万多呢。”说着,就拿出皮包掏钱。
  王路拿出一沓子钱数了数:“哎呀,真不凑巧,我这里只有六千二,还差六百八十块呢。”服务员一看那沓子钱,眼珠子当时就亮了:“那您再找一找,看看能不能凑齐?”王路又翻了翻身上:“真没有了,你给我刷卡算了。”说着,就把一张银行卡递到服务员手里。
  服务员拿着银行卡走了。不大一会儿,服务员又回来了,把卡递给王路:“先生,您的卡里没有钱,要不我把经理叫来,看看能不能给您优惠下。”王路一摆手:“也好,叫你们经理来吧。”服务出去叫经理,王路拿出了电话本翻了起来。
  正找着,一个刀疤脸走了进来:“怎么回事儿,钱不够啊?差多少?”服务说:“差六百八。”刀疤脸一听:“就差那么点儿钱啊,算了算了,再给他们优惠点儿,收六千算了。”王路站起身来,冲刀疤脸一笑:“您就是经理吧?你们这里的菜味道真是不错,按理说,您给我们优惠,我们应该谢谢您,不过今天这饭钱我一分钱都不能少给您,不是因为别的,就因为我这兄弟不够意思,他给我一张银行卡,说里面有十万块钱,结果里面没钱,这不让我丢人现眼吗?我这就给他打电话,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说着,王路掏出手机:“真不凑巧,我的手机没电了。”说着,把电话本递给经理:“经理,你替我打一下这个电话,把我兄弟叫来,我兄弟姓周,你就跟他说,他大哥从天津过来找他算账来了,让他赶紧到这儿来,这小子,当个公安局长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看他来了我怎么收拾他!”
  经理接过电话本一看:“您兄弟是公安局长?”王路一笑:“你还不信呢?你打电话把他叫来就知道了,这就是他桌上的电话。”经理点点头:“那好,你等一下啊。”说着,拿着电话本出去了。
  到了外面,经理把几个打手叫到一块,指着电话问:“你们知道这是哪儿的电话吗?”几个人摇头:“不知道,您打一下试试不就知道了。”经理一想也是,便拿出手机拔通了电话。电话那边很快有人接了:“喂,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儿?”经理哆嗦了一下,问:“请问您是公安局周局长吗?”电话里说:“是啊,你是哪里?”经理“啪”地一下扣上了手机,合上电话本走进雅间,先给王路鞠了一躬,递上电话本,满脸堆笑地说:“大哥,周局长太忙,一时半会儿过不来,我跟周局长也是哥们儿,您看您怎么不早说啊,这顿饭算我请客了!”王路拿起皮包:“兄弟既然这么客气,我就谢谢了,不过我得跟小周说说,以后多到你们这里来几次,照顾一下你的买卖。”经理点头:“那是那是,我谢谢您了,那您走好?”
  王路和几个人出了酒店,见经理没跟出来,冲几个人一摆手:“快,赶紧打辆出租车去火车站!”几个人一听:“急什么?您兄弟在这当公安局长呢,让他找辆车送咱们不就得了。”王路一瞪眼:“送个屁呀?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局长,那个电话是我从报上抄的公安局的热线电话,一会儿这黑店经理明白过来,咱们都得把腿留这儿!”几个人一听,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那还等什么?赶紧跑吧!
  唐朝时有个姑娘名叫谢小娥,其父在外经商途中,被一伙强盗杀害,并抢走了所有财物。谢小娥闻讯后咬指立誓:定为父亲报仇!于是,她开始四处寻访强盗的下落。后来,她经过一个渡口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翁为她指明了杀父凶手,但老翁提供的线索是两个字谜:“車中猴,门柬草”;“禾中走,一日夫”。
  谢小娥拿着“线索”苦思数月,始终不解其意。后来,她在山中遇到一位饱学隐者,便向他求教。隐者看罢告诉她:这两个字谜说的是两个人的名字,一个叫“申兰”,一个叫“申春”。“車中猴”,“車”字上下各去一画,是个“申”字,“门柬草”是个“蘭”字(兰的繁体字);“禾中走”是指穿田而过,也是个“申”字,“一日夫”加起来便是“春”字。
  谢小娥拿着这两个名字重新寻访江湖,终于在一个渡口找到了申兰、申春兄弟二人,经官府审问,此二人果然是杀害谢小娥父亲的凶手,于是官府判了两人死罪。谢小娥凭着一张字谜,终于为父亲报了仇。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字谜指凶
下一篇:遭遇黑店
以下**会是你【最感兴趣的】:
热门标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民间偏方网
站长联系:vipyouxiang@126.com
注: 本站内容全部取材于网络信息或网友上传,如有雷同或版权问题,请通知本站,本站将立即处理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