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传说 > 阴阳会

阴阳会

浏览: 作者:佚名 时间:2018-1-19 15:20:25
  大爹爹的屋前屋后总是栽种着槐树,每当夏季来临时,庭院内外槐花绽放香味阵阵,而当他含笑而逝时手里正拿着一串盛开的槐花,怀内还有一本纸质发黄发脆的日记。
  在把大爹爹入土为安后,我打开那本日记仔细阅读起来,发现里面记述的是他年轻时走村串巷四处揽木匠活的一些经历。大爹爹小时候上过几年私塾,所以文笔相当不错,我读得津津有味,然而其中一页深深吸引住了我。在这页大爹爹是这样记述的:
  这天我挑着木匠担子,来到安宜县城内的槐花巷,其时正是初夏,巷口巷内槐花雪白香气扑鼻,远远望去灿若云霞,我想这就是取名“槐花巷”的缘故吧,好美的名字、好美的巷子!
  在槐花巷内,我沿着长长的青石板路一路走着,一路吆喝,一路嗅着花香,不知不觉已是中午,肚子饿了,一抬头发现前面挑出一帘子,上面写着四个字:“槐花糕店”。
  我进店坐下,要了一杯茶和一碟槐花糕,当大婶端上槐花糕时我一下子惊呆了,我从不知道世上竟有这样好看的糕点,那糕呈长方体,修长秀气通体雪白,还未靠近香气先袭,是槐花的香气,还夹杂有槐花蜜的味道,小心尝一口,糯黏香甜入口绵软又有筋道,天啦,我都要醉了,只敢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尝,我何德何能,能有幸品尝到这绝世美味?
  如果槐花糕使我如醉如痴的话,那做槐花糕的人则使我完全醉了、痴了。
  当时店内仅我一人,我正万分珍惜地小口品尝着,忽然听到有人轻笑,抬头一看,是个年轻女孩儿在掩口而笑,显然她在笑我的吃相。她身穿如槐花一样雪白的衣服,面容洁白姣好,一头长发如云,左脸颊还有一个小酒窝。
  我一见她顿时惊呆了,刹那间连槐花糕都失去了滋味。
   女孩儿走近我,含笑问我:“好吃吗?告诉你这糕是我亲手做的哩。”
  我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头脑一片空白,还呜呜作响,这仙女一样的女孩儿竟主动跟我说话!
  恍惚之中槐花糕吃完了,该付钱了,可当我手伸进口袋的时候大吃一惊:口袋内空空如也!
  我这脸可丢到家了,就在这时后面有人叫起来,是先前那个大婶,女孩儿和她长得很像,显然是女孩儿的妈妈。大婶说的是:“槐花,该跟客人收钱了。”
  原来女孩儿就叫槐花。大婶边说边走出来,我正惶恐不安,女孩儿忽然做出一个惊人举动:她从她的口袋内飞快掏出一张钞票扔到桌上,然后一边把钱拿起来给她妈妈看到,一边脆生生地回答道:“妈,钱已经收过了。”
  当我走出小店的时候依旧晕乎乎的,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素昧平生,女孩儿为什么肯为我付钱?
  当我远远地回头一瞥时,正看到那女孩儿站在店门口朝我看着,然后女孩儿一闪即没。
  回来后我日思夜想,可我又不敢多想,因为我是个粗人,粗人怎能配仙女。
  原来大爹爹年轻时还有过这样一段清纯美丽的故事!
  我读得口齿生香,又往下翻,却发现后面全是空白,一切戛然而止。
  大爹爹为什么不往下记了?那女孩儿后来呢?
  看看记下这段往事的日期,我算了一下,大爹爹当时年方21,那正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年龄,情窦初开渴望爱情,这样的邂逅当然刻骨铭心了,实际上大爹爹个高体壮浓眉大眼,直至老了还衣衫整洁腰板笔挺。
  我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大爹爹为什么会终身未婚孤苦一生了,那是因为曾经沧海难为水。
  我久久沉浸在这美好的情愫和淡淡的忧伤中,忽然间一个念头跃入脑海中:日记中记载的安宜县城就在邻县并不遥远,我为什么不代大爹爹故地重游呢?我要把大爹爹的这份心迹亲口告诉那位叫“槐花”的女孩儿,不,现在已是槐花奶奶了,这样一来也算是圆了大爹爹的一个心愿。但愿槐花巷没有被拆迁,但愿她还健在!
  但这一切也或许只是大爹爹的一个梦呓,只是他想象中的爱情天堂而已,但不管怎样,我都要走一趟。
  说动身就动身,一个小时后我坐车来到了安宜县城。
  安宜县城是座古色古香、色彩斑斓的老城,这儿的人看上去都很沉静。我正要找人打听路径,忽听到“啊哟”一声尖叫,循声一看,是一个女孩儿摔倒在地,沉重的电瓶车压在身上,她怎么也挣扎不起来。
  我连忙上前扶起电瓶车,问女孩儿要不要去医院,女孩儿说不用,只是膝盖擦破了点皮,又连声说“谢谢”。我摆摆手走开了,我还有正事要干。
  经过一番打听,终于有一位老年人告诉我确有槐花巷,而且没有拆迁,谢天谢地!
  然后我远远地看到了槐花巷,大爹爹没有骗我,巷口巷内果然槐花如雪香气如海,一步步走过去,一脚一脚踩在古老的青石板上,我仿佛化身21岁时的大爹爹,像走进一段泛黄的回忆,像走进一段不忍惊醒的梦,我甚至感受到了大爹爹青春的气息。
  在长巷深处,一抬头,前面有一店,挑出一布帘,上面四个字:槐花面馆。
  大爹爹不是说“槐花糕店”吗?名字怎么变了?原来真的人物皆非了。
  我掉了魂一样走进去,迎面好像有人迎了上来,可我恍若未见,只顾沉浸在大爹爹描述的意境中。
  直到迎上来的人声音略提高我才回过神来,她说的是:“是你吗?真的太巧了!”
  只看她一眼我就如触电一样浑身麻酥,站在面前的不正是大爹爹日记中描述的女孩儿槐花吗?
  只见她面容洁白而美,一头长发垂下,衣服白如槐花,最最重要的是,她的左脸颊有一个小酒窝。
  她是槐花?天啦,我这是穿越了吗?
  “槐花”再次开了口,声音脆生生的:“真的是你吗?你不认得我了?我就是先前跌倒的那个女孩儿。”
  “槐花”说着脸一红,避开我的目光,说:“你请坐啊,你是来有事的吗?”
  我这才发现自始至终一直盯着人家的脸看,顿时脸一烫,忙说:“我是来吃槐花糕的。”
  一言既出风云突变,我发现女孩儿刹那间一双杏眼瞪得溜圆,好像看见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颤声问道:“你说什么?”
  我心中惊讶,说:“我想吃槐花糕啊。”
  女孩儿看上去更吃惊了,说:“你这个外地人是怎么知道槐花糕的?告诉你,这儿已几十年不做槐花糕了,连店的名称都改了。”
  我定定神,先从背包中小心捧出大爹爹的日记,恭恭敬敬说声:“大爹爹,魂兮归来吧!”
  然后我打开日记中的那一页,指给女孩儿看,说:“这是我大爹爹告诉我的。”
  此时店内除了我俩再无第三人,女孩儿浑身颤抖得厉害,这使我有点惊讶,然后女孩儿低下头认真看了起来。
  女孩儿的头离我很近,微风裹挟着外面槐花的气息一阵阵吹进来,把她的长发撩到了我的脸上。
  女孩儿一字一字读完了日记,抬起头,满眼泪水。
  只听她说声:“你等一下!”便急急进了后院,可以看到她这小店是前店后家,院子中心有一棵高大的槐花树,满枝头雪白的槐花正迎风怒放。
  不大工夫女孩儿出来了,她的手中竟也捧着一本泛黄陈旧的缎面日记本。
  然后在女孩儿的指引下,我看到了一篇笔迹娟秀的日记,那是一段跟大爹爹的记述相差不离的故事,不过这回记述的主人是个年轻的女孩儿,当时20岁的槐花,而且记述得更婉丽、更撩人魂魄,满是一个内秀的女孩儿对爱情的渴望和忧伤。
  时光呼啸着穿梭,我正神魂颠倒,忽听到后面有个苍老的声音:“孙女,跟谁聊天呢?”
  然后有个老妇人走了出来,只一眼我就认出来了,她就是大爹爹笔下的槐花,虽说老了,但仪容犹存。
  在听完我的叙说和看完大爹爹的日记后,奶奶久久坐着,可她背对着我们,不让我们看到她的表情,我只看到她一直颤抖的瘦削的肩膀。
  等奶奶稍稍平静下来后,我问道:“奶奶,我想知道,您当时为什么肯替我大爹爹付钱的?”
  奶奶听了一副神往的样子,嘴角也弯起笑意,说:“因为你大爹爹人好,当时我打外面经过时,恰好遇到你大爹爹给一个孤苦老人箍了一个桶,可他分文不要不说,还把身上的钱全给了人家,所以他才没钱付我的账,当时我就多看了他两眼……”
  我斗胆又问:“槐花奶奶,那我大爹爹后来找过你吗?你们又为什么没能在一起?”
  奶奶一听眼睛泛红神情恍惚,艰涩地说道:“槐花是我的小名,都几十年没人叫了,你这一叫朦胧间我还以为是他来了,告诉你,你跟你大爹爹长得太像了……实际上后来你大爹爹鼓起勇气偷偷来过一趟,他找到我,一遍遍地叫我‘槐花’,说这名字真美,他向我求爱,可他不知道,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后不久我就在父母的威逼下订了婚,那时候婚姻大事父母说了算的……”
  奶奶说到这里摇头叹息,我和她孙女并肩对面坐着,奶奶又说:“你大爹爹一听我这么说脸色苍白,好像魂掉了一样,跌跌撞撞地就走了,从此就再也没来过,永远没来过……孩子,你大爹爹现在怎么样了?他还好吧?”
  我不忍说,可不得不说:“我大爹爹刚刚走……他终身未婚,我听大人讲过,实际上当年有好多说媒的上门说亲,甚至有好多姑娘主动示爱,可他说什么也不肯,他在屋前屋后栽满了槐树,槐花开时成天对着花自言自语,大伙都说他被槐花精迷住了……”
  我说不下去了,因为奶奶突然站起身,磕磕碰碰地进了后院。我想追上去,被女孩儿拉住了,女孩儿悄声说:“让奶奶静会吧!”
  女孩儿用修长的手指绞着湿透的纸巾,刚才她一直在擦眼睛,又说:“我爷爷很早就去世了,听说爷爷不学好,吃喝嫖赌的,把身体弄垮了……那时奶奶还是很漂亮的,有好多人上门提亲,可奶奶一直不肯再嫁人,非要吃辛受苦独自拉扯我爸长大成人。当时奶奶不再嫁的托词是怕孩子受委屈,当我长大偷看到奶奶的日记后,才知道奶奶是别有隐情,可她又能对何人诉说?我只知道一件事,自从我爷爷死后,奶奶就坚持搬回了这幢娘家老屋,第一件事就是把店名换了,并且终生再未做过槐花糕,即使我也只是听说过,却从没吃过。”
  我听到这里满心感慨,万分虔诚地说:“大爹爹,今天这一切你全看到了吧?老天没负你!”
  女孩儿一双妙目看着我,低声说:“有这样一句话说得真好,叫‘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例如今天你大爹爹和我奶奶又见面了……”
  我胆大起来,说:“还有我和你,我们已是第二次见面了……”
  就在这时奶奶出来了,她见我们这情形展颜一笑,轻声说:“孙女,你不是一直想学做槐花糕吗?奶奶现在就教你—让这有福的傻小子也尝尝!”
  大爹爹的屋前屋后总是栽种着槐树,每当夏季来临时,庭院内外槐花绽放香味阵阵,而当他含笑而逝时手里正拿着一串盛开的槐花,怀内还有一本纸质发黄发脆的日记。
  在把大爹爹入土为安后,我打开那本日记仔细阅读起来,发现里面记述的是他年轻时走村串巷四处揽木匠活的一些经历。大爹爹小时候上过几年私塾,所以文笔相当不错,我读得津津有味,然而其中一页深深吸引住了我。在这页大爹爹是这样记述的:
  这天我挑着木匠担子,来到安宜县城内的槐花巷,其时正是初夏,巷口巷内槐花雪白香气扑鼻,远远望去灿若云霞,我想这就是取名“槐花巷”的缘故吧,好美的名字、好美的巷子!
  在槐花巷内,我沿着长长的青石板路一路走着,一路吆喝,一路嗅着花香,不知不觉已是中午,肚子饿了,一抬头发现前面挑出一帘子,上面写着四个字:“槐花糕店”。
  我进店坐下,要了一杯茶和一碟槐花糕,当大婶端上槐花糕时我一下子惊呆了,我从不知道世上竟有这样好看的糕点,那糕呈长方体,修长秀气通体雪白,还未靠近香气先袭,是槐花的香气,还夹杂有槐花蜜的味道,小心尝一口,糯黏香甜入口绵软又有筋道,天啦,我都要醉了,只敢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尝,我何德何能,能有幸品尝到这绝世美味?
  如果槐花糕使我如醉如痴的话,那做槐花糕的人则使我完全醉了、痴了。
  当时店内仅我一人,我正万分珍惜地小口品尝着,忽然听到有人轻笑,抬头一看,是个年轻女孩儿在掩口而笑,显然她在笑我的吃相。她身穿如槐花一样雪白的衣服,面容洁白姣好,一头长发如云,左脸颊还有一个小酒窝。
  我一见她顿时惊呆了,刹那间连槐花糕都失去了滋味。
   女孩儿走近我,含笑问我:“好吃吗?告诉你这糕是我亲手做的哩。”
  我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头脑一片空白,还呜呜作响,这仙女一样的女孩儿竟主动跟我说话!
  恍惚之中槐花糕吃完了,该付钱了,可当我手伸进口袋的时候大吃一惊:口袋内空空如也!
  我这脸可丢到家了,就在这时后面有人叫起来,是先前那个大婶,女孩儿和她长得很像,显然是女孩儿的妈妈。大婶说的是:“槐花,该跟客人收钱了。”
  原来女孩儿就叫槐花。大婶边说边走出来,我正惶恐不安,女孩儿忽然做出一个惊人举动:她从她的口袋内飞快掏出一张钞票扔到桌上,然后一边把钱拿起来给她妈妈看到,一边脆生生地回答道:“妈,钱已经收过了。”
  当我走出小店的时候依旧晕乎乎的,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素昧平生,女孩儿为什么肯为我付钱?
  当我远远地回头一瞥时,正看到那女孩儿站在店门口朝我看着,然后女孩儿一闪即没。
  回来后我日思夜想,可我又不敢多想,因为我是个粗人,粗人怎能配仙女。
  原来大爹爹年轻时还有过这样一段清纯美丽的故事!
  我读得口齿生香,又往下翻,却发现后面全是空白,一切戛然而止。
  大爹爹为什么不往下记了?那女孩儿后来呢?
  看看记下这段往事的日期,我算了一下,大爹爹当时年方21,那正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年龄,情窦初开渴望爱情,这样的邂逅当然刻骨铭心了,实际上大爹爹个高体壮浓眉大眼,直至老了还衣衫整洁腰板笔挺。
  我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大爹爹为什么会终身未婚孤苦一生了,那是因为曾经沧海难为水。
  我久久沉浸在这美好的情愫和淡淡的忧伤中,忽然间一个念头跃入脑海中:日记中记载的安宜县城就在邻县并不遥远,我为什么不代大爹爹故地重游呢?我要把大爹爹的这份心迹亲口告诉那位叫“槐花”的女孩儿,不,现在已是槐花奶奶了,这样一来也算是圆了大爹爹的一个心愿。但愿槐花巷没有被拆迁,但愿她还健在!
  但这一切也或许只是大爹爹的一个梦呓,只是他想象中的爱情天堂而已,但不管怎样,我都要走一趟。
  说动身就动身,一个小时后我坐车来到了安宜县城。
  安宜县城是座古色古香、色彩斑斓的老城,这儿的人看上去都很沉静。我正要找人打听路径,忽听到“啊哟”一声尖叫,循声一看,是一个女孩儿摔倒在地,沉重的电瓶车压在身上,她怎么也挣扎不起来。
  我连忙上前扶起电瓶车,问女孩儿要不要去医院,女孩儿说不用,只是膝盖擦破了点皮,又连声说“谢谢”。我摆摆手走开了,我还有正事要干。
  经过一番打听,终于有一位老年人告诉我确有槐花巷,而且没有拆迁,谢天谢地!
  然后我远远地看到了槐花巷,大爹爹没有骗我,巷口巷内果然槐花如雪香气如海,一步步走过去,一脚一脚踩在古老的青石板上,我仿佛化身21岁时的大爹爹,像走进一段泛黄的回忆,像走进一段不忍惊醒的梦,我甚至感受到了大爹爹青春的气息。
  在长巷深处,一抬头,前面有一店,挑出一布帘,上面四个字:槐花面馆。
  大爹爹不是说“槐花糕店”吗?名字怎么变了?原来真的人物皆非了。
  我掉了魂一样走进去,迎面好像有人迎了上来,可我恍若未见,只顾沉浸在大爹爹描述的意境中。
  直到迎上来的人声音略提高我才回过神来,她说的是:“是你吗?真的太巧了!”
  只看她一眼我就如触电一样浑身麻酥,站在面前的不正是大爹爹日记中描述的女孩儿槐花吗?
  只见她面容洁白而美,一头长发垂下,衣服白如槐花,最最重要的是,她的左脸颊有一个小酒窝。
  她是槐花?天啦,我这是穿越了吗?
  “槐花”再次开了口,声音脆生生的:“真的是你吗?你不认得我了?我就是先前跌倒的那个女孩儿。”
  “槐花”说着脸一红,避开我的目光,说:“你请坐啊,你是来有事的吗?”
  我这才发现自始至终一直盯着人家的脸看,顿时脸一烫,忙说:“我是来吃槐花糕的。”
  一言既出风云突变,我发现女孩儿刹那间一双杏眼瞪得溜圆,好像看见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颤声问道:“你说什么?”
  我心中惊讶,说:“我想吃槐花糕啊。”
  女孩儿看上去更吃惊了,说:“你这个外地人是怎么知道槐花糕的?告诉你,这儿已几十年不做槐花糕了,连店的名称都改了。”
  我定定神,先从背包中小心捧出大爹爹的日记,恭恭敬敬说声:“大爹爹,魂兮归来吧!”
  然后我打开日记中的那一页,指给女孩儿看,说:“这是我大爹爹告诉我的。”
  此时店内除了我俩再无第三人,女孩儿浑身颤抖得厉害,这使我有点惊讶,然后女孩儿低下头认真看了起来。
  女孩儿的头离我很近,微风裹挟着外面槐花的气息一阵阵吹进来,把她的长发撩到了我的脸上。
  女孩儿一字一字读完了日记,抬起头,满眼泪水。
  只听她说声:“你等一下!”便急急进了后院,可以看到她这小店是前店后家,院子中心有一棵高大的槐花树,满枝头雪白的槐花正迎风怒放。
  不大工夫女孩儿出来了,她的手中竟也捧着一本泛黄陈旧的缎面日记本。
  然后在女孩儿的指引下,我看到了一篇笔迹娟秀的日记,那是一段跟大爹爹的记述相差不离的故事,不过这回记述的主人是个年轻的女孩儿,当时20岁的槐花,而且记述得更婉丽、更撩人魂魄,满是一个内秀的女孩儿对爱情的渴望和忧伤。
  时光呼啸着穿梭,我正神魂颠倒,忽听到后面有个苍老的声音:“孙女,跟谁聊天呢?”
  然后有个老妇人走了出来,只一眼我就认出来了,她就是大爹爹笔下的槐花,虽说老了,但仪容犹存。
  在听完我的叙说和看完大爹爹的日记后,奶奶久久坐着,可她背对着我们,不让我们看到她的表情,我只看到她一直颤抖的瘦削的肩膀。
  等奶奶稍稍平静下来后,我问道:“奶奶,我想知道,您当时为什么肯替我大爹爹付钱的?”
  奶奶听了一副神往的样子,嘴角也弯起笑意,说:“因为你大爹爹人好,当时我打外面经过时,恰好遇到你大爹爹给一个孤苦老人箍了一个桶,可他分文不要不说,还把身上的钱全给了人家,所以他才没钱付我的账,当时我就多看了他两眼……”
  我斗胆又问:“槐花奶奶,那我大爹爹后来找过你吗?你们又为什么没能在一起?”
  奶奶一听眼睛泛红神情恍惚,艰涩地说道:“槐花是我的小名,都几十年没人叫了,你这一叫朦胧间我还以为是他来了,告诉你,你跟你大爹爹长得太像了……实际上后来你大爹爹鼓起勇气偷偷来过一趟,他找到我,一遍遍地叫我‘槐花’,说这名字真美,他向我求爱,可他不知道,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后不久我就在父母的威逼下订了婚,那时候婚姻大事父母说了算的……”
  奶奶说到这里摇头叹息,我和她孙女并肩对面坐着,奶奶又说:“你大爹爹一听我这么说脸色苍白,好像魂掉了一样,跌跌撞撞地就走了,从此就再也没来过,永远没来过……孩子,你大爹爹现在怎么样了?他还好吧?”
  我不忍说,可不得不说:“我大爹爹刚刚走……他终身未婚,我听大人讲过,实际上当年有好多说媒的上门说亲,甚至有好多姑娘主动示爱,可他说什么也不肯,他在屋前屋后栽满了槐树,槐花开时成天对着花自言自语,大伙都说他被槐花精迷住了……”
  我说不下去了,因为奶奶突然站起身,磕磕碰碰地进了后院。我想追上去,被女孩儿拉住了,女孩儿悄声说:“让奶奶静会吧!”
  女孩儿用修长的手指绞着湿透的纸巾,刚才她一直在擦眼睛,又说:“我爷爷很早就去世了,听说爷爷不学好,吃喝嫖赌的,把身体弄垮了……那时奶奶还是很漂亮的,有好多人上门提亲,可奶奶一直不肯再嫁人,非要吃辛受苦独自拉扯我爸长大成人。当时奶奶不再嫁的托词是怕孩子受委屈,当我长大偷看到奶奶的日记后,才知道奶奶是别有隐情,可她又能对何人诉说?我只知道一件事,自从我爷爷死后,奶奶就坚持搬回了这幢娘家老屋,第一件事就是把店名换了,并且终生再未做过槐花糕,即使我也只是听说过,却从没吃过。”
  我听到这里满心感慨,万分虔诚地说:“大爹爹,今天这一切你全看到了吧?老天没负你!”
  女孩儿一双妙目看着我,低声说:“有这样一句话说得真好,叫‘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例如今天你大爹爹和我奶奶又见面了……”
  我胆大起来,说:“还有我和你,我们已是第二次见面了……”
  就在这时奶奶出来了,她见我们这情形展颜一笑,轻声说:“孙女,你不是一直想学做槐花糕吗?奶奶现在就教你—让这有福的傻小子也尝尝!”
  一 抓贼
  邱斌武艺高强,打得一手好镖,他是桑梓县刘员外家的护院头领。刘员外在清明节这天领着家眷回乡祭祖,邱斌和手下的五位护院喝了点儿酒,然后早早地回住处合衣睡觉去了。
  半夜时分,邱斌感觉内急,他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直奔后院的厕所跑去。邱斌刚到后院,忽然发现墙上出现了一个黑影。
  邱斌一见有贼,他甩手就射出了一枚狼牙镖,门楼上的黑影一声惨叫,当时就应镖而落。
  邱斌领着手下几名护院,众人合力一搜,竟在后院的花房中找到了黑衣贼人。两名护院一个饿虎扑食,便将贼人牢牢地按倒在地,黑衣贼人名叫柳七,他已经起下了腿上的狼牙镖,此时镖伤处正在汩汩地流血,柳七哀声道:“邱爷,能否让我先给镖伤敷点止血药呀?”
  邱斌也不想将事情做得太绝,他点头对擒贼的两名护院说:“放开他!”
  两名护院撒手,柳七翻身坐起,他在怀里一摸,取出来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扁木盒子,柳七先在盒盖上敲了几下,然后将盒盖打开,将里面一种淡绿色的药粉,敷到了自己右腿的镖伤上。说也奇怪,古怪的药粉刚刚敷上,流淌的鲜血便止住了,邱斌正想凑前看个究竟,柳七怪叫一声,飞身跃起,那条伤腿竟然行动如常,他鬼魅般地冲出了花厅,然后“嗖”地一声,又一次跃上了院墙。
   邱斌冷笑一声,他又抬起手来,两枚飞镖“噗噗”发出,一枚射中了柳七的屁股,另一枚插到了柳七的左腿上。
  柳七重新被擒,邱斌从柳七身上搜出了那个木质的药盒,他将盒子里的药粉给柳七的新伤敷上后,果然这药粉疗效神奇,竟在转瞬间,便可令伤口止血,不长的时间里,便能令他行动如常。
  邱斌找来了一条重重的铁链子,将柳七锁到了柴房内。柳七央求道:“邱护院,您看在我上有七十岁的老娘,下有七岁孩子的分儿上,把我放了吧!”
  邱斌“呸”了一声,说:“放了你,你想得美,天一亮,我们就把你送交官府,到了官府,先赏你屁股一顿板子,然后将你关进臭气熏天的大牢,你就等着好好享受吧!”
  柳七被邱斌一番话吓得脸色煞白,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求饶命。
  邱斌压低声音说:“饶了你也未尝不可,但是你得把那红伤药的秘方交出来!”
  二 骗局
  柳七虽然一身贼骨,但也怕被送交官府治罪,他万般无奈之下,只得点头同意了邱斌的交换条件。
  柳七拿起毛笔,他在纸上鬼画符似的写上了一共十八味药的“贼方”。邱斌自然不信柳七,他照方买来所有的药粉,然后亲眼瞧着柳七为他配制所谓的贼药。
  柳七先将木盒子中的药粉倒出来,然后按照用药量,将那十八味药的药粉一一加到了盒内。柳七将贼药配好,他关上盒盖,然后得意地在盒盖上拍了两掌,道:“邱护院,我传您贼药,您可要说话算话呀!”
  邱斌拿着木盒子里的贼药,接连找人做了三五次试验,果然这贼药药效惊人,不仅立时能够止血,还可以令人在短时间内恢复行动。邱斌取出钥匙,打开铁链上的大锁,他对柳七道:“你可以走了!”
  柳七在离开刘家大宅的时候,他回头叮嘱:“邱护院,如果以后你为人治伤,一个人只可用一汤匙的药量!……”
  邱斌点头放了柳七后,刘员外领着家人回来,他便向刘员外辞工,刘员外诧异地问:“邱护院,你离开我家,莫非另有高就吗?”
  邱斌回答:“我准备回去开一家药店,以后不干护院这一行了!”
  邱斌的老家在蓟县,该县地处口外,马匪横行,又兼之民风强悍,所以开一个专卖贼药的药店,应该是大有作为!
  邱斌回到老家后,他经过十天时间的筹备,邱记神药的招牌便被挂了出去,可是他将木盒子里的贼药卖掉后,邱斌重新配制贼药的时候,这才发现,他配置的贼药,根本就不好用!
  邱斌面对无人买药,坐地赔钱的尴尬局面,他气得抄起了柳七那只曾经装过贼药的木盒子“咔嚓”一声,将其摔碎在了地上。
  木盒子碎成了六七半,邱斌惊奇地发现木盒子的盒盖里面竟是空心的,空巢内还有装过药粉的痕迹,而且只要用手敲击盒盖,盒盖内壁上就会打开九个小孔,藏在盒盖内的药粉,就会少量地漏进木盒内。
  很显然,柳七欺骗了邱斌,那贼方中并不是十八味药,而是十九味药,最后的一味药,藏在盒盖中,那才是决定贼方是否疗效如神的关键。
  邱斌气得连声大骂柳七,可是柳七也不知道藏到了哪里,邱斌找不到柳七,不知道最后的一味药是什么,邱斌的药店绝对逃不脱关门的命运。
  邱斌这天正坐在药店里生闷气,就听街上有人喧哗道:“县衙的捕头,竟抓住了飞天大盗柳七!”
  果然四名捕头赶着一辆马车从街上走了过来,车上用铁链子锁着的正是柳七,这个柳七流窜到蓟县作案,他在行窃一家富户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坛塞外的佳酿—黄芩酒。
  这黄芩酒喝到嘴里看似柔软,其实后劲极大,柳七不知道厉害,他饮了半坛黄芩酒,竟然醉倒在窃案现场。这就是他今日被擒的经过。捕快们怕柳七逃走,先是割断了他的脚筋,然后用马车载着他,耀武扬威地直奔蓟县县衙而去。
  邱斌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急忙回到店里,先用黑纱蒙面,然后带着兵器和镖囊,飞身跃上房顶,直向蓟县县衙的方向奔了过去。
  邱斌要劫下柳七,他要得到贼药的完整配方!
  三 秘密
  那四名捕快真的没有想到,竟有人敢在大白天劫走柳七。邱斌打翻了四名捕快,然后挥刀斩断了柳七身上的铁链,那四名捕快大喊抓贼的时候,邱斌已经抢过了一匹马来,然后他背着柳七飞身上马,向城外飞奔而去。
  邱斌骑马一直来到了城外云龙山深处,柳七一见救自己的竟然是邱斌,他大声叫道:“邱护院,你即使救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贼方中的第十九味药!”
  邱斌说道:“你要告诉我第十九味药是啥,以后你的生活归我照料!”
  柳七的脚筋都已断掉,如果邱斌不在云龙山中为他安排一切,等待他的只能是被饿死的命运了。
  柳七万般无奈,他只得点头同意了邱斌的要求,邱斌在深山里为柳七找了个山洞,柳七住在山洞里,就开始为邱斌配制第十九味药。当然,柳七每日的衣食住用,都得由邱斌供应。邱斌将柳七劫走后,蓟县的捕快大搜了三天,他们找不到劫匪和柳七后,这股捕盗的风头就这样过去了。
  邱斌随后雇用了一个又聋又哑的伙计,让他到山上照顾柳七,柳七接下来拄着双拐,采来他需要的草药,接着将其晒干并用药磨磨碎,磨碎的神秘药粉被那个聋哑的伙计送到了山下,邱斌将这第十九味药加到了贼药之中,果然这贼药又出现了疗效如神的效果。
  邱记神药卖得异常红火,邱斌赚得也是钵满盆平,邱斌这天一大早刚打开店门,就见一位顶盔挂甲的副将领着十几个亲兵从门外走进了店内。
  这个副将姓吴,吴副将来自涿州府,他奉府台之命,领着七八百名精兵,到蓟县剿匪来了,既然剿匪,自然避免不了受伤,吴副将今天是上门购买贼药来了。
  吴副将让邱斌将店里的一百多斤贼药都拿了出来,然后丢下了三百两银子,说:“这些神药,我都买了!”
  邱斌正要告诉吴副将使用贼药的注意事项,吴副将让亲兵拿着药粉,他上马急匆匆地离开了邱斌的药店。可是一个月之后,邱斌被蓟县的捕快抓到了县衙的大堂。
  邱斌对着蓟县县令牛大人叫道:“牛大人,我犯了哪条王法,你抓我干什么?”
  牛大人一拍惊堂木,叫道:“吴副将就是因为敷了你的药,现在已经中毒身亡了!”
  牛大人一摆手,两名衙役将吴副将的尸体用门板抬上了堂来,吴副将剿匪的时候,他的大腿被恶匪们砍了一刀,吴副将将贼药敷在一尺半长的刀口之上,鲜血和伤痛确实是止住了,可是一顿饭的时间后,吴副将就肤色铁青,身体僵硬,中毒身亡了。
  邱斌用药害死了吴副将,这可是掉脑袋的罪过,牛大人叫道:“将邱斌用木枷夹起来,押入死囚牢!”
  邱斌恨柳七害他,他扯开嗓子大叫道:“我知道飞贼柳七住在什么地方!……”
  牛大人派捕快将躲在山里的柳七抓到了监牢,并把他关到了邱斌隔壁的监房,邱斌大声叫道:“柳七,你那第十九味药究竟是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
  柳七冷笑道:“我那第十九味药里一共有三味药,这三味药都是凝血的毒药,其中最毒的就是乌头,乌头就是断肠草!”
  乌头极毒,但是有另外两样毒药克制它,乌头的毒性就降得极低,将少量的乌头毒敷在身体的外面,确实可以很快地止血,但是大量敷用,却可让人凝血致命。
  邱斌叫道:“你真的害死我了!”
  柳七冷笑道:“我四处行窃,确实是个巨匪,但你挖空心思,总想得到我的秘方,你难道就不是大贼吗?我恶贯满盈,死不足惜,黄泉路上,咱们一起走,你也并不冤呀!……”
  邱斌身体摇晃“扑通”一声,跌坐在了牢房的泥地上。他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呜呜”声,就好像野兽在悲鸣!
  1、卖井
  川南有个无名小镇,相传有位放牧人,实在口渴难忍,便俯下身子,手捧路边沟里的水饮用,发觉水很咸,小镇因此有了名字,叫盐泉镇。后来,当地商人发现了盐业商机,纷纷在自己土地上凿井,遇到盐卤丰富的地方,就会有卤水自然喷薄而出。数年后,小镇成了繁荣的大镇。
  有个陕西盐商,名叫周继发,他就是在盐泉镇发了大财,以至于举家迁来,世代定居于此。周继发发迹后,就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与其在东家手里倒盐,卖到北方,不如自己就地买井,或者买地凿井,这样,有了根据地,降低了成本,自己也才好站稳脚跟,显示势力。
  一天晚上,周继发和唐大财喝酒,无意中就冒出了这个想法。唐大财是当地有名的大地主,经营着五十多口井,周继发贩盐,都是从他手里进货。唐大财当时一听,心里不禁乐坏了,就动起了歪脑筋:“老弟,实不相瞒,我正想开个当铺,可眼下苦于手头银两紧张,一时半会儿还想不出个好办法……唉,实在不行,我就只好卖井了。”
  周继发一听,正中下怀,说如果唐大财愿意卖井,他就愿意买下,两人一拍即合。
  第二天,唐大财带着周继发,一口井一口井地查验。每到一口井时,唐大财叫忙碌的工人,全部就地停下,不要动,然后,差人提取深井卤水,让周继发当场品尝。周继发一一品尝后,咸味均很浓,当即满意点头。就这样,周继发和唐大财签了契约,买下了牛市坝一带的十口盐井。
   2、神井
  周继发哪里会晓得,唐大财卖的这十口井,其实都是废井,他提前就做了手脚,把含盐高的卤水悄悄注入到井里,待周继发来验货时,又制造出盐场工人忙得热火朝天的场面,周继发自然上了套。
  唐大财怕周继发发现上当后,带人找他生事,所以卖井后,吩咐好家丁,就出去游山玩水了。一月后,唐大财玩够了,回来了。不料,管家急匆匆上来禀报:周继发买下废井后,按照北方人做事严谨的习惯,首先在盐井周围修筑起高高的围墙,外面闲杂人等不得进入,然后才开工取卤。按唐大财在盐井做的手脚,卤水最多只能开采五天,可奇怪的是,周继发的十口井,不但没停工,反而出盐量越来越多!打探的人去过多次,亲眼所见白花花的盐巴,不断从盐场运出。
  唐大财感到好蹊跷,管家忽然想起什么了,又说:“老爷,前天上午,周继发来找过你。他见你不在,就走了。不过看他脸色,不像来生事的。”
  唐大财紧张的思绪稍微松缓了,一挥手:“不管他,下去吧。”
  接下来,唐大财心里不平静了,究竟需不需要去牛市坝走一趟呢?心里很纠结。最后,还是决定以静制动。
  第二天,唐大财在下湾的几口井,也发现没卤水了。唐大财得知这不幸的消息,反而有些高兴,这正好可以用来搪塞周继发,这地下深井里的事情,谁也难以预料,今天开采着,说不定明天就没卤了。
  这天中午,周继发又来了。唐大财起身到客厅迎客:“哎呀,周老板,什么风把你给吹到寒舍来了?”
  “是这样,你卖给我的井,现在产盐不错,我来就是特意感谢你的,感谢你唐老爷看得起我这个外地人,给了我一个发财的机会!”周继发说着,摸出一叠银票,“这点儿小意思,请唐老爷务必收下,以后我们还得继续合作呢。”
  这周老板演的是哪一出呢?不过,看在钱的分儿上,唐大财也不管那么多了,口里客气一番,心里却毫不留情地收下了。
  没过几天,唐大财就坐不住了,迫不及待赶到牛市坝,想一睹究竟。唐大财在周继发的陪同下,把牛市坝的十口井一一看过。每到一口井,看到的可不是当初自己制造的假象了,而是真真切切取卤的繁忙景象。唐大财好生奇怪,但又不好开口问。
  五天后,唐大财一个人再次去了一趟牛市坝,悄悄暗查,发现景象依然,这哪里还有假?
  3、讨教
  眼看着自己的盐井,产卤量与日减量,这样下去,过不了多久,所有的盐井都可能成为废井,唐大财寝食不安,只得厚着老脸,向周继发讨教了。
  这天,唐大财吩咐家丁,他要热情宴请周老板。周继发也不推辞,带了个瘸子如约而来。
  席间,唐大财喝了半斤酒后,故意装醉,向周继发检讨道:“周老板,我唐大财今天得向你赔罪了,当初卖给你的十口井,其实都是废井,是我做了手脚,才让你蒙骗上当。我现在要当着大家的面,偿还你一半的买井银两,不然我心里……”
  周继发抬手打断唐大财的话:“唐老爷,你这是哪里话!我做事向来不反悔,既然你承认在卖井上做了假,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就满足了,何必扯在金钱上,这听起来多不亲热,哈哈!”
  “只是……”唐大财想问盐井的秘密,但见周老板如此大度,始终羞于启齿。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唐大财亲自给周继发满上一杯酒,举杯喝下后,喊过带来的那个瘸子,对唐大财说:“我能有今天,除了你,还有他,王瘸子。”
  唐大财看了看王瘸子,故作吃惊地问:“哦?难道他有什么特异功能,会施法术让废井产卤?”
  周继发笑了笑说:“那倒不是,王瘸子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我买井的第二天,在镇上遇到了他,他是个脏兮兮的乞丐,我顿时动了恻隐之心,带他去饭馆海吃了一顿,才得知他是从我老家来的,我便收留了他。”说到这里,周继发有意卖了一下关子。
  唐大财已经猴急得不得了,又给周老板满上好酒,催他快说。
  周继发叫王瘸子自己说。王瘸子说,周老板收留他后,他便在井场打理。三天后,卤水没了,至此,大家才发现上当了。想到周老板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王瘸子闲来无事,坐在井口发闷,就想,这井难道真的就废了吗?忽然,他想起老家人打井,取地下水的事,脑瓜子灵机一动,就拿着工具独自把井往深里打。你别说,就几天工夫,才打了十几米深,奇迹就出现了:居然在下面发现了盐岩层,注水融化后,取出卤水,浓度比自然卤水高。就这样,废井下厚厚的盐岩层,让周继发因祸得福,发了大财。
  原来就这么简单的事情,自己咋就没想起呢?唐大财懊悔不已。
  周继发看了看十分难堪的唐大财,说:“要不是王瘸子,我面对废井,可能也无计可施。但是,发现这个奇迹后,我叫手下不能对外声张,我想你迟早会来找我的。”
  一听此话,唐大财十分汗颜,沉默好久,才说:“唉,这一切都是天意,俗话说得好,天意不可违啊!看来,是你的善心,助你发了大财,我得向你学习了……”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一篇:神井
下一篇:贼方
以下**会是你【最感兴趣的】:
热门标签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民间偏方网
站长联系:vipyouxiang@126.com
注: 本站内容全部取材于网络信息或网友上传,如有雷同或版权问题,请通知本站,本站将立即处理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