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防治中风 > 名医治疗中风医案

名医治疗中风医案

浏览: 作者:佚名

  【医案】太塘程晓山,程松谷从弟也。客湖州,年四十,悬壶之日,湖中亲友举贺,征妓行酒,宴乐月余。一日忽言曰:近觉两手小指及无名指掉硬不舒,亦不为用。口角一边常牵扯引动,幸为诊之。六脉皆滑大而数,浮而不敛。其体肥,其面色苍紫。予曰:据脉滑大为痰、数为热、浮为风。盖湿生痰、痰生热、热生风也。君善饮,故多湿。近又荒于色,故真阴竭而脉浮,此手指不舒,口角牵扯,中风之症已兆也。所喜面色苍紫,其神藏,虽病犹可治。切宜戒酒色,以自保爱。为立一方,以二陈汤加滑石为君,芩连为臣,健脾消痰,撤湿热从小便出;加胆星、天麻以定其风,用竹沥、姜汁三拌三晒,仍以竹沥打糊为丸,取竹沥引诸药入经络化痰。外又以天麻丸滋补其筋骨,标本两治。服二料,几半年,不惟病痊,且至十年无恙。迨行年五十,湖之贺者如旧,召妓宴乐者亦如旧,甘酒嗜音,荒淫而忘其旧之致病也。手指、口角牵引、掉硬尤甚,月余中风,左体瘫痪矣(瘫痪俗所谓半身不遂也)。归而逆予诊之,脉皆洪大不敛,汗多不收,呼吸气促。予曰:此下虚上竭之候。盖肾虚不能纳气归原,故汗出如油喘而不休,虽和缓无能为矣,阅二十日而卒。(《孙氏医案·新都治验》)
  【临证思路与用药特色】
  患者年已四十,体肥丰腴,善饮美食,长期征妓,恣情声色,致使酿生痰热,损耗肾精,肾阴亏虚,阴不制阳,风阳挟痰浊上扰,痹阻脉络,因而口角牵扯,手指不舒,脉滑大而浮数;面色紫为气血凝滞之象,然其色苍而神藏,正气未衰,且病属初发,故虽病犹可治也。此乃本虚标实之证,治当标本同治,方以二陈汤为君燥湿化痰,滑石清利湿热,导湿热从小便而出;芩连清热燥湿,助二陈汤清化热痰;胆南星、天麻相合清热化痰熄风;更以竹沥、姜汁引诸药以化痰,以消除口角牵扯、手指掉硬不舒。半夏、白术、天麻、黄连配伍应用健脾燥湿,化痰熄风,有仿李杲《脾胃论》半夏白术天麻汤(黄柏、干姜、天麻、苍术、茯苓、黄耆、泽泻、人参、白术、神曲、半夏、大麦蘖、橘皮)、龚信《古今医鉴》半夏白术天麻汤(半夏、白术、天麻)之意,后世程国彭创立同名半夏白术天麻汤时或也许受其影响。因患者年已至中年,纵欲过度,致真阴亏竭,故仿刘完素防治中风经验而以治诸风肢体麻木,手足不遂等证的天麻丸(天麻、牛膝、玄参、杜仲、萆薢、当归、附子、羌活、生地黄等)滋补其筋骨,坚持服用近半年之久,以巩固疗效,并嘱咐切戒酒色,以防中风复发;如此标本两治,标本兼顾,竟十年无恙。
  由于患者不记医嘱,忽略预防,年届五十时又一次放纵酒色,再次出现中风先兆,且较前次为重。患者四十岁时沉溺声色与美味佳酿,根基已虚,虽服用天麻丸二料滋补筋骨,但以后未能长期坚持服用天麻丸进行预防,加之年龄已届天命,阴气自半;而召妓宴乐则更亏其肾精,致使手指掉硬、口角牵引等轻微症候发展至瘫痪,汗出如油,呼吸气促,喘而不休,脉洪大不敛的危证,此乃肺肾皆亏,肾虚不能纳气归原,下虚上竭,阴阳离绝之候。程某中风先兆首次发作时,面色苍紫,神藏,说明肾精乃一时亏耗;脉滑大说明痰盛,正气亏虚不甚,病程较短,就诊及时,故“虽病犹可治”也。而十年以后的再次发作,则以肾精亏耗,肺肾俱虚为主,脉洪大不敛说明神已不藏,下元虚衰,无可为矣;正所谓“得神者昌,失神则亡”。
  孙氏治疗中风,高度重视预防,抓住了中医治疗中风的关键,并提出三大措施。一是长期服药预防,用天麻丸阴阳并举,滋补肝肾,行荣卫,壮筋骨,巩固根基,重在预防,兼祛风邪,防治结合。二是戒色,防止房劳过甚耗损肾精,以有利于天麻丸发挥作用;因而清代喻昌进一步明确指出房室过度是引发中风的重要诱因,故节欲房事是预防中风之本。三是戒酒,防止损伤脾胃;过饮则助湿生痰,影响脾胃健运,还可以助热;同时还应远厚味,薄膏脂。这不但充分体现了孙一奎治未病的预防思想,更符合现代治疗中风病预防重于治疗的原则。清代俞震评价说:医书谓凡人大指次指麻木不仁者,三年内须防中风,当远房帏,绝嗜欲,戒酒戒浓味,以杜其患。
  本案记录时间长达10年,随访时间之长,在古代医案中极少见到,也说明孙氏对医案的高度重视,对于中风病防治也颇为关注。
□ 李成文 河南中医学院
  孙一奎(1522-1619),字文垣,号东宿,又号生生子,安徽休宁人。著《赤水玄珠》、《医旨绪余》、《孙氏医案》、《痘疹心印》等。师承汪机弟子黄古谭,得丹溪之学,并推崇薛己治病求本,倡导肾间动气命门说,阐发三焦相火观点,自制壮元汤并配合补中益气汤补益三焦元气,是温补学派的代表医家之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草根星空_民间偏方网京ICP备13007654号-1
站长联系:vipyouxiang@126.com
注: 本站内容全部取材于网络信息或网友上传,如有雷同或版权问题,请通知本站,本站将立即处理删除。